四季的风

博主:手万哥手万哥 11-16 35

今晨在社区做核酸,刚出楼门帽子就被风吹掉了,在低头捡起帽子的那一刻,满地尽是黄金甲。“风”,刚刚立冬,这北风起劲地吹,还真是荡出了新高度。

“荡漾”,顿时,感到眼前的梧桐树,枫树,杨柳枝叶漫天飞舞,一个劲地兜圈打旋。哦!此时是龙卷风在作妖,玩着戏法……

我行走在楼间小路, 思衬着四季的风,思衬着风的温馨与冷酷,“狂风大放颠”壬寅初冬的风就在我眼前掠过……

siji.jpg 四季的风 手万传博客

春风荡漾,春和景明。春风唤醒了沉睡的隆冬,唤醒了大地复苏;唤醒了生物、植被的生命。

被春风拂过,姹紫嫣红的花儿争相竞放,杨柳青青,柳叶摇曳,都跳起欢快的舞蹈,好一派春风十万里,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夏风是生命的使者。温馨的夏风吹拂着湖光敛影,荷花塘里锦鲤游玩戏耍,不时地溅起小花,仿佛在抚摸着菏莲的脸庞,露出灿烂的笑容。夏蝉也按捺不住喜悦的心情,发出了夏风的第一曲鸣唱。

夏风的脾气来得有些无常,一场狂风向撒缰的野马,一路奔腾。吹折了树木,吹落了果实,吹来了地动山摇,暴风裹挟着暴雨,向人类发起了挑战,威胁着人的生命。排洪、泄洪着实的压力山大,灾难面前,人们唱响了曲曲人定胜天的凯歌……

秋风是报捷的先行者。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稻穗、谷穗,高粱穗被秋风无形的大手抚摸着,安然,傲然咧着嘴地在笑,“喜看稻菽千重浪”,一派丰收的景象。

银色的雪海也在涌动,秋风好像接纳着朵朵的白云,也把笑颜绽放。棉花大丰收啦!棉朵着急的脱去褐色的马甲,要把温暖,温馨送给辛勤劳作的人们,让爱誉满人间,冲刷着岁月的沧桑。

秋风吹拂着果园,苹果,柿子,山楂,葡萄奏起了欢快的交响曲,五彩纷呈唱诵着水果的丰盈。

秋风凄凄,裹挟着寒霜。元代黄镇成的《秋风诗》“秋风淅淅生庭柯,萧萧木落洞庭波。红树夕阳蝉噪急,白蘋秋水雁来多。王孙不归怨芳草,山鬼欲啼牵女萝。蒹葭苍苍白露下,望美人兮将奈何”。在文人墨客的笔下,秋的韵色彰显着几分凄瑟,几分寒,几多美。

北风呼啸,凛冽的北风发出凄厉的吼叫,枯草落叶漫天飞扬,天地之间黄尘蒙蒙,混沌一片。

北风戏耍着雪被,不时地让银花四溅。树挂上的银花拼命地抗争,让北风轻而易举地拿下,只留下孤秃的冰凌花。

猛烈的冬风吹着,吹来了祭灶的小年;吹来了竹爆惊春花艳辰,灯笼挂,万象缤纷的除夕;吹来了上元的灯节。乘着冬风津城又迎来了新的一年,人们继续着与四季风相伴的旅程。

干热风亦称“干旱风”、“热干风”,习称“火南风”或“火风”。它是一种高温、低湿并伴有一定风力的农业灾害性天气农业气象灾害之一。是出现在温暖季节导致小麦乳熟期受害秕粒的一种干而热的风。

我曾在插队和基层工作的六年中,亲身目睹了干热风对冬小麦的伤害及造成的损失。

即将灌浆的小麦因干热风的袭击而大幅减产。

而龙卷风的形成则是由于大气的不稳定性产生强烈的上升气流,气流上升到天空蒸汽层的上层。因为蒸汽层上层温度低,水蒸气体积缩小,比重增大,蒸汽下降,使得上下层空气对流速度过快,从而在对流层的中部开始旋转,形成许多小旋涡,随着中气旋向地面发展和向上伸展,慢慢形成了龙卷风。

今晨的龙卷风映入眼帘 ,不时地把满地的黄叶卷起,抛向高空在旋转着婆娑,多种叶态混杂在一起飘啊飘,似一道景渲染着初冬。

那一年的六月天,一望无际的麦子熟了,将要归仓。村民们唾手可得的麦子就要收割,大家思盼着一家老小可以吃上麦香的白面馍馍。不料,一场暴风雨袭来,加之倾盆大雨骤然发疯,眼看着成熟的麦穗低下了头,都倒伏了。目睹这一切,村民们望天兴叹:老天爷这是咋的了,这不是跟咱们过不去嘛……

咱们就来个与天斗其乐无穷,开田放水,只要地里能站住脚就开镰抢收。生产队长大声喊着,收割后麦穗一定在场院晒干,以免发芽,咱们这叫虎口拔牙,抢收咱们的粮,将损失降到最低!

那一年的夏日午饭后,顿时,天空阴沉,乌云密布,白昼犹黑夜般,狂风四起叫着号子怒吼着,像雷神和风神在发威比武,咆哮着袭来。只见暴风卷起了菜地的豆角架,疯狂地涌出了街门。我倚在窗棂,眼看着被风蹂躏的辣椒、西红柿拔地而起,一片狼藉。

风过了,雷停了,我走出家门,看到了街边的枣树被风卷着连根拔起,一边还躺着一棵,也被折断了臂膀,再一看旁边的树岿然不动,可树上趴着我家的6只鸡,不翼而飞,不知到了何方?(我家的鸡,吃饱了就飞上树)

我庆幸这场龙卷风在院子里没耍大威风,我家院子里五六棵香椿树还安然无恙。只是,那可怜的六只鸡腾空驾云失踪了。

哪一年的寒冬腊月,我和插友们在国道边拦截张家口探矿机械厂的敞篷卡车,让师傅拉我们回津城,和亲人团聚过个团圆年。真正的体味了什么叫作:风刀霜剑的透心凉!

卡车在国道上一路飞奔,我们被寒风侵肌着,缩手缩脚,蜷缩在一起。脸被烈风刺的阵阵疼痛,冻得直打哆嗦,棉衣棉裤穿在身上就像一层薄纱被狂风打透,前心贴后心的寒冷。

不能坐以待毙!我们强抖着精气神,在车厢里忙活着,大机器搬不动,小零件都给堆积起来,多少可以抵御些无情肆虐的寒风。

岁暮天寒,卡车徐徐停下,我们的腿脚都被冻木了,麻的半天才缓过劲来,手也没了知觉,拼命地张口嘘着热气,机械地暖着,搓着冻僵的双手。

春风柔情似水;夏风炙热顽皮无性;秋风凄凉萧瑟,秋风秋月愁煞人;冬风冷酷、泼辣、凛冽无情。但她们都展示着特有的魅力,伴着岁月,伴着高山流水,伴着南国北疆的大地,年复一年地与人们相约、相伴。

这就是大自然奉送给人类的最好礼物——四季的风!

The End

发布于:2022-11-16,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手万传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