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温馨的过往

博主:手万哥手万哥 11-15 42

1974年底,我们家结束了“五七大军”返城两年还到处租房子的历史,得到父亲单位分配的一间半福利房,就是那种红砖墙弧形沥青烫顶的平房,不到28平米。一进门就是厨房,说是厨房其实就是一个锅台、一口锅、一架手摇吹风机,屋子里南面是一铺炕,北面和西面空着能摆箱子椅子什么的,东面有一个五六平米的套间是厨房的另一半隔断而成。

wenxin.jpg 一段温馨的过往 手万传博客

那时的盘山城里楼房不多,各单位盖的福利房几乎都是这样,有的三五栋组成,有的十几栋组成,每栋房有十几户,一片片一排排,像是浓缩了的小村庄,相当于现在的小区。我们家一共6口人,父母、我、两个妹妹和一个小弟,用现在的标准看住那样小的房很拥挤甚至不可思议,但在那个年代我们已经非常满足了,我整整住了15年。

由于房子小,家家户户都想方设法利用房前的小院拓展居住空间,有的在前面盖起了门房,与正房之间留有三五米的距离,有的干脆都围起来组成“四合院”。1975年2月4日,营口海城一带发生强烈地震波及到盘锦,人们不得不在院子里盖起了简易房,俗称“地震房”,从那时起人们把在院子里盖的门房也叫“地震房”,很多年轻人都是在“地震房”结婚成家开始新生活。

我们家的门房是两年以后才盖上的,很小,只占院子的一角,盖房子用的砖石料都是父亲闲暇之余带领我们兄妹拾荒捡来的,房子盖完后除了放一些杂物还给我留有一块天地,放学后时常有伙伴前来玩耍,那时能够自己独霸一个单间也是很牛的。

不过,好景不长。那一年,我的母亲因为医疗事故不幸去世。没有多久,父亲竟然将房子借给了两个阿姨临时住。说是阿姨,其实也没比我大几岁,都还没有结婚,我和妹妹都叫她们姐姐。她们同在一个工厂上班,一个姓王,家在农村,一个姓李,是沈阳下乡青年。

那时,我们家里乱的很,两位姐姐几乎包揽了我们家所有的家务活,不过我在心里还是不能认可她们,因为她们侵占了我快乐的地盘。

记得有一次,年幼的弟弟被一群孩子围在中间,王姐及时赶到后,奋力拉开,就像妈妈一样呵护着弟弟:“你们不要欺负他,他没有妈妈多可怜呀!”

两位姐姐在我们家住了有一年就搬到单位独身宿舍去了,不过与我们家的关系并没有断,时常买到当时很难搞到的鱼和肉啦就过来,与我们一起改善生活。

后来,她们工作的工厂倒闭了,王姐又回到了农村,李姐回了沈阳。有一次父亲带我去沈阳还专门到住在皇姑区的李姐家看望她,我惊讶地看到李姐和她的父母住在那幢仿佛历经了几百年沧桑的旧楼,是比我们家还小得多的一室房。

1985年8月,盘锦发生了百年不遇的特大洪灾,政府分批转移灾民,据说当时盘锦共有15万人分别被转移到沈阳、锦州、辽阳、鞍山等地。那时我已经参加工作,作为一名“基干民兵”,日夜奋斗在抗洪前线,而病休已经搬到新生农场的父亲恰巧住在分洪区,父亲不得不带着弟弟妹妹离开自己的家园。

让父亲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刚一到沈阳,就被早早在车站等候的李姐接走了,李姐动员弟弟将准备结婚的房子腾出来先给父亲他们住……再后来,我和弟弟妹妹们相继成家立业,各自忙于事业、奔波于生活。父亲去世后,我们渐渐地和两位姐姐失去了联系。

也许,人生有许多过往,沉淀于心灵深处,不是已经忘记,而是在等待一个释放的机会,就像一坛陈年老酒,每每触动它,那醇酣的香气便会飘然而至。那两个在艰难的岁月里情同手足的姐妹,她们现在的生活一定很幸福吧?她们的孩子应该也到了当年我的年龄,多少次在梦中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The End

发布于:2022-11-15,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手万传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