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博主:手万哥手万哥 2023-12-18 409

我的名字叫咪娜。名字是外婆起的。刚被领来家里的时候,我只不过像一只成年的猫那般大,一身粽色的小卷毛,蓝宝石的眼睛,杨叶形的耳朵,火焰似的小尾巴总是上下跳跃。因为我的可爱,大家都喜欢逗我玩,我就是家里的开心宝。像所有的狗一样,我也会想尽办法去讨主人的喜欢。主人一跨入家门,我定会欢腾奔跑迎接;主人需要我安静,那我就乖乖地蹲坐于地保持沉默;主人希望我陪他上街,我就不离左右绝不含糊。每每这时,外婆就会笑眯眯地说,这小狗真是聪明,通人性!后来,我就有了个名字:咪娜。

gou.jpg 人生若只如初见 手万传博客

外婆特别疼我,我也特别依恋她。跟所有的狗一样,我也忠诚老实,尤其渴望爱与拥抱。每一天,我都会跑到阁楼的阳台上目送外婆出门,深情地凝望她走过每一个路口,直至消失在我的视线中。等到那股熟悉的气息隐隐送到我的鼻孔时,我会赶紧跑上阳台,迎着外婆回家,然后欢天喜地地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通常,她会拉一个小凳坐下来,招呼我过去,把我的脑袋抱在她的膝盖上,给我讲述外出的一些见闻,这种温馨的画面总是记忆深处最美丽的一景。她常常用一只手托着我的下颔,另一只手亲昵地抚摸我的额头,如果看到我的眼角有分泌物,还会用湿巾轻轻地为我擦拭,每当这时,我感觉自己就像童话故事中的蓝色精灵,倍受呵护与疼爱。

一晃就是三年,我已步入成年,身量有一米多长了,无论我坐或立,都威风凛凛气度非凡。可是就在这一年的秋天,外婆因为脑溢血住了医院。家里乱成了一锅粥,大大小小的人都去了医院,而我只能看着救护车呼啸而去。那一刻,我的心里也是悲天呼地泪雨滂沱,毕竟这三年来,我的生命已经完全融入了这个家庭,每一个家庭成员的喜乐哀愁都已经成为我生命的一段记忆。外婆那么善良,又那么疼我,我怎能不为外婆而担心呢?可是,在这紧要的关头,我却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在家守宅护院。空荡荡的院子,到处弥漫着孤独的气息,夜晚总是那么黑,黑得让人觉得阴森恐惧。我猜想着,医院里一定是灯火长明,医生、护士不断穿梭,病床周围站了一圈,所有的人脸上都写着两个字:焦灼。

家里已经七天没有人回来了。我坐卧不宁,只能是在院子里一圈又一圈地徘徊,我会一边踱步一边仔细地分辨着远处飘来的每一缕气味,专注地聆听着门外的每一点响动,我希望能感受到一种熟悉的亲切。门外时而会传来声响,明明知道不是家人,我还是会条件反射地奔跑过去,努力地把脑袋凑到门缝上去探个究竟。每一天对于我来说都是煎熬,我多么希望外婆快点出院,家里能恢复往日欢快的气息。

第八天下午,最小的五仔回来了。他几乎来不及跟我打招呼,就从屋里拾掇了一堆东西着急要走。我赶紧迎上去,五仔说:“咪娜,外婆依旧昏迷不醒,我得赶紧去医院,你在家里乖乖的!”我的心里一阵悲泣。五仔走了,大门锁上了。随着那“咔嚓”的一声锁响,我再也忍不住近日来压抑的情感,好一阵悲哭。

“这家的狗怎么叫得跟哭的一样?这不是好的预兆!”

“这狗的叫声这么悲惨,感觉阴森森的!”

过路的人肆意地对我进行评价。

一个月之后,外婆没有救治过来。

“你们知道不知道?在你家老人住院的这段日子,这狗天天呜呜地叫,跟哭的一样,这狗不能再要了!”邻居王大娘、李大爷来家里时都这样说。

“那现在赶紧把这只狗弄出去!等到家里的事办完,把它给卖掉!”“对,真是丧门犬一条!说不定外婆就是它给克死的!”大家七嘴八舌地说。

这狗是灾星,是克星,是不祥之兆!一切都缘于我内心的悲伤。

于是,我被剥夺了参加外婆丧事的权利,我被拴在村外边小树林的一棵树下。不到两米长的铁链,禁锢的不仅是我的身体,更是我的灵魂。难道我错了吗?为什么动物就不能哭?难道动物就不能情感丰富应该保持冷漠?我的心里好一阵难受!我不知道接下来我该怎么做才能免于灾祸?也许保持沉默不语,才是最恰当的选择。

无论白天还是夜晚,我总是匍匐在地上,下巴贴地,尽量把整个身体埋在草丛中,我不想招人显眼,说不定还会惹来更大的麻烦!

夜晚总是那样的漫长,蟋蟀的叫声总是那么响亮!林子里永远是一片漆黑,黑色的树干大睁着鬼魅般的眼睛,时刻窥伺着我的动静,每个夜晚都是那样的恐怖。食盆里早已经空空如矣,但我并没有难过,想起那些外婆生病的日子我不是常常咀嚼干树枝度日吗?我吃的是树枝,拉下来的木头渣。但我从来没有抱怨过,反而心中会有一丝安慰。然而,此时我的心情更为复杂,我的胃似乎在向外传达一种拒绝进食的声音,我刚吃了一口就呕吐不止。一阵冷风扫过树林,树叶哗啦哗啦地响,那声音极像等待行刑的犯人的镣铐碰击的声音,我似乎听到刽子手霍霍磨刀的声音。曾经,我觉得这世间人情最真,现在我分明感觉到了人性的残忍,一种透心彻骨的悲凉!

如果外婆健在,结果肯定迥然不同!可现在的情况是与外婆隔离,可能几天之后我就会被卖掉,或者被杀掉。想到这里,顿时感觉周身被一团悲雾包围,压迫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我想到了死,也许死对于我这样的一只狗来说,也无人会悲悯怜惜呢?想到这里,一股悲怆从心底生起,直冲头顶,我瞬间感觉天旋地转呼吸紧迫,泪水像汩汩小溪一般从眼角滑过……也只有夜深之时,我才敢大放悲声!就在第四天的晚上,电闪雷鸣风狂雨暴,路面上的水不断地流向林子,我的身下早已是一滩一滩的积水,秋风无情地扫刮我冰冷的身体,我感到了一种绝望。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会想到孤独的我仍在秋风冷雨里受罚!

不知何时,远处的池塘里青蛙呱啦呱啦地开始叫了起来。它们好像在开一场演奏会,时而独唱,时而合唱,一会儿轻柔,一会儿高亢,此起彼伏,不亦乐乎!我忽而羡慕起青蛙来,它们可以水陆两栖,高兴的时候来岸上晒晒太阳看看风景,如遇危险立马隐身水中,它们可以在池塘里自由自在地歌唱或者叫喊却无人会去干涉!唉,说到底我毕竟只是一只狗!

天明时分,雨停了,我却沉溺在幻想的梦里不愿醒来。我的灵魂越过树林,向北漂移,再一次路过生活三年的家,最终停留在外婆的坟头……

The End

发布于:2023-12-18,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手万传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