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几时回

博主:手万哥手万哥 2023-03-06 166

读宴殊词《沅溪沙》,得佳句:“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深有同感,思忆往事,不觉潸然泪下。记得美光生前时,我们曾坐在一起,饮酒唱歌,她走的那天是傍晚,夕阳西下,红霞满天,我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盼望着她的归来。每逢夕阳西下,我都盼望她的归来,然而幽明异路,难以相见,只得在梦中看见的似乎是她,醒来却不见人影,怅然若失,随即走到院中徘徊不已,无绪无语,思念难收。

xiyang.jpg 夕阳西下几时回 手万传博客

多少年了,读到宴殊的这首《沅溪沙》依然重现当年的情景和心声。

正如《昨夜星辰》那首歌所唱的:

昨夜的

昨夜的星辰已坠落

消失在遥远的银河

想记起偏又已忘记

那份爱换来的是寂寞

爱是永恒的星辰

绝不会在银河中坠落

常忆起那份情那份爱

今夜星辰今夜星辰

依然闪烁

爱是天之精灵,情为何物?竟使人神魂颠倒,终身不离,以至于死。元好问的《摸鱼儿·雁丘词》作了回答: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儿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横汾路,寂寞当年簘鼓,荒烟依旧平楚。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丘处。”

元好问作《摸鱼儿·雁丘词》是他亲历所感发出的心声,即是写这首词的原由。元好问生活在金朝,曾任南阳、内乡县令,乙丑年去并州(今山西太原)应试途中遇见一个捕大雁的人,那人对他说,一对大雁,他打死了一隻,另一隻乌乌叫着不去,最后竟一头撞在地上死了。元好问买了死雁,埋在土里做一个小坟,还放几块石头作标识,叫它“雁丘”就作了《雁丘词》。

对这件事,元好问是这样写的:乙丑岁赴试并州,道逢捕雁者云:“今旦获一雁,杀之矣。其脱网者悲鸣不能去,竟自投于地而死。”予因买得之,葬之汾水之上,垒石为识,号曰“雁丘”。同行者多为赋诗,予亦有《雁丘词》。旧所作无宫商,今改定之。

大雁南飞北归,一路都是比翼双飞,恩爱相依为命,形影不离。大雁的生死情深震撼了作者,他将自己的感受化为有力的诘问: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这首词名为咏物,实为抒情。作者想象力丰富,运用比喻、拟人等艺术手法,对大雁殉情展开深入细致的描绘,塑造了忠于爱情、生死相许的大雁艺术形象,谱写了一曲感人至深的爱情悲歌。

此词作于金宣宗泰和五年(1205),年仅十六岁时,虽晚年曾经改定,然大体则为原作。

晏殊(991-1055)北宋抚州府临川人(今江西南昌进贤县),著名词人、诗人。

读罢晏殊和元好问两首词,掩卷沉思:情,发于心,而固之于生命,以至天长地久无尽期也。

愿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

The End

发布于:2023-03-06,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手万传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