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关待追忆】之澳门往事 第4章(八关篇)

博主:手万哥手万哥 11-23 20

【八关待追忆】之澳门往事(八关篇)

作者  (老四)

时间:2016年3月6日21:35分

地点:南京市玄武区/玛索酒吧

人物:东哥,老四,啊宾

嘈杂的环境中我们凑在一起聊着明天的澳门之旅,两个服务员端着果盘和马天尼,伏特加以及香槟放在桌上,我微笑着打个手势表示感谢

两种酒都尝了一小杯,口感还行,随即啊斌开了一瓶香槟,说是为了祝我们三个都能澳门大红

大概两个小时以后三人意兴阑珊就走出了酒吧,由于刚喝完酒的缘故,都不是太饿,三人沿着马路边聊边走,路过一家小超市买了纯净水还有几罐红牛以及一副扑克,又继续往前走,看到一家ATM机,我提议过去取两万现金,随便找个酒店就入住了

“微信转账就行了啊,取现金干嘛?”

东哥问道

我说

“我们就是打发时间玩呢,又不玩大,消磨一下时间就等着天亮飞澳门呢”

“还是真金白银玩起来有感觉,转账玩来玩去看不到摸不到没意思”

阿宾这样解释,我笑着说

“还是阿宾了解我”

我把钞票分给他们每人六千块,我自己留着八千块,随后就收到了他们的支付宝转账

我们玩的是扎金花,底注是一百块,东哥发牌我是他下家,由于提前订好的规则是下一家必须闷三圈的

我随即扔进去一百块,他们纷纷跟了上去,三把过后我还没有看牌,继续扔一百进去,啊斌沉不住气看了牌,随后又跟了两百块进去,东哥眯了一把随后也扔进去两百块,我一看这阵势又继续闷了一把,啊斌随手就把牌扔掉不跟了,东哥面不改色的又跟了一手

我缓缓拿起牌眯了起来,首张是黑桃7,第二张是黑桃5,我点了一根香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心里默念着黑桃6

牌搓开了,不是黑桃6而是黑桃8

心里想着也不错了起码是个金花,面不改色直接上了五百块

东哥目光如炬笑眯眯的眼睛似乎眯成了一道缝盯着我笑道

“老四啊老四,想偷鸡啊?

”我跟!

我扔出五百,又数了数面前的钞票道

“梭哈!”

一把就推了上去

不想东哥也是一把推了上去,随后抽出二十张放在我的跟前,因为我本金比他的多,他不想占我的便宜

平时我们三个吃喝玩,谁请客几千上万快都不在乎的,可是赌桌上面该多少还是算清的比较好

当东哥推上去的时候我就知道自己输了,不过气势不能输,表面依旧波澜不惊

我们都把牌放在桌面上,啊斌化身荷官,同时一张张打开我们两个的牌,果不其然东哥拿到了金花Q,挫败了我的金花8

我摆摆手表示不玩了,想修车

啊斌紧接着心领神会说道:

“东哥一把赢了这么多要请修车咯”

随即三人出门打车去会所,修了个全套的车,美滋滋

修完车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半了,我们又回到酒店洗了个澡,洗完穿戴整齐,打开手机看了一会儿恐怖片消磨时间,又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了就打车来到了禄口机场

时间:3月7日11:13分

地点:金湾机场

出了机场,东哥迫不及待就要打车去拱北,我给拦住了

我提议去读图吧总部看一下老哥,随即就打车来到了总部

眼镜哥不在,出来迎接我们的是一位叫不上名字的生面孔老哥,老哥听了我的简单介绍后,就把我们引了5号别墅

进去后感觉还是没有什么变化,与一些熟面孔老哥挨个打了招呼,他们看到了我也是很亲切

老哥又亲自为我们三个沏了杯茶,我们又简单聊了一些,并没有隐瞒马上就要入关之事,并解释了喝酒不赌,出关之后再补上这顿酒

老哥们听到我们要去澳门了,个个神采奕奕整个大厅里欢声笑语,聊了一些修车之类的话题,末了又说了一些祝福的话,随即我们就起身告辞打车来到了横琴口岸

因为前面几次都是从拱北关口入关,结局输了几百个,所以这次决定从横琴入关,试试能不能改天逆命

三人一路来到了新濠影汇,下了车,我带着东哥与啊斌直奔中场的吸烟室

刚一进吸烟室我便发了个信息给之前已经熟悉的扒仔,果然得到了更加低廉的价格,随后东哥说我们等他来吧,这家更便宜点

接头的扒仔老哥来了以后我找他换了125个,东哥换了70个,啊斌换了210个

我心里有些震惊,我与东哥相识已久,知道他是输到穷途末路了只能拿出70个了(他之前在澳门输了几千个了,第一篇我有简单提起过)

我抵押了开了半年不到的奥迪Q7,又从徐州本地高炮那边借了几十个才凑出来125个,可是啊斌却能气定神闲的拿出200多个,这样一个20岁出头其貌不扬的小伙着实令我刮目相看

我与啊斌是通过一个赌博群认识的,每天就是吹水,然后他加了我的微信,并跟我约了时间办签证,我又通知了东哥办签证一起去澳门

与啊斌认识不过半年时间,只知道他是河南郑州的老哥,虽然年纪轻却为人仗义,没有过深的交情,得知我在南京的消息,随即就发了一则消息让我在南京等他,来了之后又给他介绍了东哥

我们三个换完了筹码就散开了,并表示有事电话联系

我转悠了一圈就找到了一张没人的桌子坐了下来,由于我赌的时候不喜欢别人打扰,与东哥他们分开后我感觉很轻松,状态很好

我不喜欢看路单也不飞牌,由于半年多没来澳门了,比较向往吧,毕竟这里才是赌狗的圣地

我想着,第一把要打大一些,先把气势打出来才行,随即拿出三个五万的筹码放到了庄上,示意荷官小妹发牌

第一口是七杀六,筹码变成了三十个(由于压庄有抽水,我就只说大致金额了)

我内心狂喜,紧接着三十个又直接推上了庄家,又红

收米60个,区区两把牌就红了将近六十个,赌博啊,谁能戒掉你呢?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可是我再也没有勇气一把推上六十个了,这也是我赌博生涯单次下的最重的一注了

我整理了一下思绪,尽量将自己的内心平静下来,随后又拿出十个推上了庄,缓缓眯开牌6点被闲家8点无情的叉烧掉了,这次没那么幸运

又推了二十个在庄上,庄0点,闲4点

此刻我忍不住破口大骂,深知自己有些上头了,很想去抽根烟冷静一下,可是身体就像是被彪形大汉按住一样,不听使唤的坐在那里

察觉到了自己上头了,这把不能再下重注了,打了1万还是没有,闲3点,庄8点

此刻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一把推了四十个在庄上,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闭着眼睛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了

我慢慢的眯着牌,随即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清点了一下筹码还剩下110多个,其实这个时候我也才输不过十个而已

但是我当时却觉得是输了70个,因为我把赢的那部分也算上去了

赌徒就是这样,赢了手舞足蹈欢呼雀跃,输了就受不了,哪怕是输了一把就上头,连续输两把以上就彻底失去理智了

短暂的强迫自己冷静以后,又从筹码中拿出5个推到了庄家

牌一打开我的愤怒就彻底爆发了!输了?那是不可能的,赢了?那为什么怒不可揭呢?

没错,是赢了,可是我踏马为什么要冷静那一下呢?才下注区区五个,重重的一巴掌拍在了桌上,顿时就感觉一阵疼痛伴随着麻木感袭来

此刻我再也控制不住了,五十个平推庄,又是七杀六,这次跟第一把不同之处是我的六点被七点无情的杀掉,甚至开出牌的花色都几乎一样

筹码还不到七十个了,我又是一把推上了五十个,仿佛一个濒死之人知道自己大限将至的那种无助感

这次我没有眯牌,选择直面惨淡的结局,直接掀开,随即踢了一下椅子推开旁边的人径直去了抽烟区

颤颤巍巍的手掏出一根香烟点着,狠狠的吸了几口,一阵眩晕想吐,随即扔掉半截香烟,蹲下身子缓了几分钟才感觉比刚才好了一点

此刻我虽然没有照镜子,也能感觉到自己此刻眼睛里肯定布满了血丝

有坐下来点了一根烟,缓缓的吸着,伸手去摸口袋,只剩下可怜的不到二十万的筹码,又拿出手机打开微信,发现两条未读的信息

一则是我的舅舅发来的很长一段文字,我随意扫了一眼就删掉了,大致内容就是质问我去哪里了,是不是又赌了

另外一则是母亲打来的未接听视频以及四个未接电话,因为我赌的时候手机就关机了,不喜欢任何人打扰,随后父亲又打来了电话,我直接挂掉电话又把手机关机了

刚要往大厅走,一抬头看到了啊斌的身影,他正在往抽烟区这边过来,看到了我也只是点了一下头,看样子也是输了钱,并没有往日的神采了

又到近处啊斌拿出两支香烟,递给我一支,自己点着了一支,还没等我开口问,他就表情痛苦的说出三个字

“洗白了”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两百多个全部洗白了?他嗯了一声就没有再继续讲话

我此刻的状态也将近洗白了,也没有心思去劝他,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稳住

我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抽烟区,听到身后的啊斌在打电话找人借钱

浑浑噩噩走到了一张人多的桌看到还在下注,我随手就打了十万筹码在庄家上面

众人回头看看我,好像是在看傻子一样,我就目不转睛的盯着荷官手中的牌

开始打牌了,结局就不描述了,太过于痛苦,结局又是输了,我没有发火,很平静的拖着沉重的双腿走开

此刻手中还剩下九万八千块的筹码,随便找一张桌就压了上去,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有一只上帝之手控制着我拿回了八千块的筹码

事后回想起来,应该是上帝看我输的太惨了吧,控制了我的思想让我拿回来八千块留着吃饭和买机票吧

牌开了,果然不出所料,这一把又输了九个

我甚至笑出了声,破口大骂新濠太踏马假了,是不是牌上做了手脚?

我甚至一度怀疑荷官是托,连桌上那些赌狗都是赌场派去的托,一起演戏捉弄我的吧?

踏马的怎么压哪死哪?这么多把连输,一把都不舍得放水!比网赌还假

“假的,一切都是假的!艹你吗的!”

我又回到了抽烟区,发现啊斌还在打电话筹赌资,东哥也在一旁抽着烟默不作声,看样子就知道东哥战绩也是不容乐观

走到跟前,我掏出香烟散给他们两个,自己又抽了一根,我笑问道:

“洗白了?”

东哥撇了我一眼随即也笑了

“唉,老四,你今天怎么也不稳了?“

我连忙反驳道:

“我踏马什么时候稳过?”

两人又是一阵凄凉的笑

东哥随即又说:

“老四,澳门今天真踏马邪门,每次打到一百五十个就打不上去了,连续几次就上头了,我现在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一个手机了”

看到这样大家都这样,我却没有刚才那么痛苦了,随即又点上一根香烟抽起来了

此刻啊斌也挂断了电话

“现在一分钱都借不到了”

说完,他和东哥两人眼巴巴的望着我

"别踏马看我啊,我现在还剩八千块,。粗略算了一下,我们三个这次的损失东哥70+老四125+阿宾210=405个,一天时间都不到,三个人败掉了400余个!"

东哥猛的一拍大腿

"玛德!我钱包里还有一点现金呢!"

"什么现金?"

我跟啊斌几乎异口同声问道

东哥说在南京酒店里扎金花赢的啊,修车没有用完,我们随即明白了过来

东哥掏出来顺势就要去换筹码去梭哈,啊斌立刻就给东哥泼了一盆冷水

"留着吧,买完三张机票还够吃一顿挂逼面的"

东哥想想也是,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香烟已经烧到了最后,我狠狠地吸了一口然后扔掉了

东哥和啊斌紧随其后,盼望着我能够靠着八千块创造奇迹

我头也不回的找一张桌进行亡命一波流,这张桌人并不多只有几人

看到刚开始下注,我就掏出筹码叠整齐放在了庄上

开牌了,第一口中

筹码变成了将近16000

第二口中,32000

第三口中,64000

"这是回光返照吗?"

我自言自语道

此刻这张桌人满为患,身后挤满了吃瓜群众在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我手心见汗,手臂微微颤抖

啊斌拉了一下我的衣角,我并不理会

第四口中,128000

欢呼声不绝于耳

第五口中,256000

人声鼎沸,各种赞美仿佛我就是那个天选之子...

此刻东哥和啊斌都拉住我的衣服,并且劝我冷静

我深知自己的缺点就是赢了就冷静,输了就上头倍投所以才输的那么惨

我甩开了他们的手

“都给我闭嘴!”

此刻不用看,我知道我现在的面孔肯定是无比的狰狞,因为这是一个病态的赌狗才会有的特征

因为这是一个教科书级别的末路赌狗才会有的癫狂

第六口中,512000

第七口中,1024000

我终于冷静了下来,我嘴唇颤抖地问道 

“东哥,你之前说自己一万块过了10关是不是真的?”

“东哥欲言又止,结结巴巴说是真的,可是那只是运气好而已...”

我冷笑道:

“这是什么话,只能你运气好,就不能我运气好一次吗?”

随后我像是进入了一种幻境,耳畔想起无数老哥的声音

”老四,给我狠狠地推!干死澳门!!“

我彻底的释放了内心的野兽

管踏马的,梭哈!

第八口我是微闭着眼睛推的,依旧是中!

2048000!

天呐!

我老四也创造了一个奇迹

八关呐,每一关都像是鬼门关走了一遭

跟着我打的赌客们哪怕是下小注的都收获颇丰

偏偏有不信邪的吊毛非要跟我对着打,你不死谁死?

“不能再继续了,收手吧老四!”

啊斌带着沙哑的哭声恳求我别再继续了

我也彻底冷静了下来,三人开始清点筹码

第九关依旧是庄!此刻我的面容由狂喜逐渐冷漠

直到第十口这条长龙才断掉,众人四散离去

我们拿着筹码到了账房完成汇款流程

随后我带着他们两个人逃也似的离开了新濠影汇甚至不敢回头看

它就像是一个黑洞,神秘而令人惧怕,害怕再次被它吸住

我甚至不敢在这里停留半步,深怕再次万劫不复

出了新濠影汇,新濠给派的保时捷送我们去吃了帝王蟹又喝了一些威士忌

酒足饭饱思淫欲之后毫无悬念就是去修车

到了会所我大声喊到

“把你们店里的豪车都给我叫来!”

修完之后三人大厅集合

修车后人的心情也是大好的,征求他们的意见,我表明了今晚必须要出关

他们两个都跟我借了十个想进行一次力缆狂澜,我慷慨的每人给了十三个,并表示多出的三个不用还。

这次我成功的大红着出关,当然也为后来的万劫不复埋下了伏笔

我打车去往总部的途中就收到了啊斌的信息:

“洗白了”

我给他微信转了8888,并嘱咐道赶紧买机票出关,对方回了一个字好

到了总部就收到了东哥的微信,还差七个就追回损失了

我感觉太奇幻了,这才短短时间居然红了六十多个,不算借我的十个

我感觉不好多劝,因为每个人处于赢钱状态下都不喜欢听人劝,甚至有些反感,我自己就是这样的,所以我没有劝他出关

我甚至腹黑的站在东哥的角度去想,你老四刚大红了一次美滋滋出关了,我还没追回来本金,正在兴头上你劝我出关是什么意思?那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随后我一阵苦笑,感叹自己内心戏太丰富

心中纵有千言万语都化做了一个字 

 “稳”       

从此以后很长的一段岁月里,新濠影汇以及澳门依旧流传着这个其貌不扬的青年闭着眼睛过八关的事迹,以及业内老哥圈子里直至今日依旧有人记得八关哥老四

以上内容属本人真实故事,因为压庄红了会被抽水一些,具体金额记不清楚了,只是大致描述,当时情景比文字描述的更加惊心动魄跌宕起伏,由于时间原因,我就简单一笔带过就好

说一下我目前的现状吧

微信余额46块,建行卡里35块,总资产81块,外+1部安卓机以及一个充电宝,总输了将近700个 ,没细算过

负债282个,跑路在外已有五年半之久

至今瘫痪在苏州的一个角落

输赢只是过程

最终的结局才是真实且惨淡的

不赌为赢!

2021年11月17日04:31分

The End

发布于:2021-11-23,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手万传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