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关待追忆】之澳门往事 第1章

博主:手万哥手万哥 11-20 21

【八关待追忆】之澳门往事

作者(老四)                   

第1章  东哥   

时间:2015年6月15日下午14点左右

地点:澳门新濠影汇一楼大厅

心无旁骛的四处寻觅,终于找到一张没人的桌,我俩相继坐下——这里是最低下注五千块的桌面,前面已经开出了五口牌:庄,闲,庄,庄,闲

“这把压什么?”

我问道

“先飞一把!”

东哥对着荷官小妹说道

路子依然杂乱无章,我们又让荷官飞了一把牌,只见东哥视线离开了路单,从厚厚的几摞筹码中分别拿出一枚十万,一枚五万,以及三枚五千的,快速码好,毫不犹豫放在了庄家上,眼睛死死盯着庄家牌

我内心充满了震撼,震撼之余我用眼角余光撇向东哥,只见他满脸兴奋的神态,此刻应该是大脑多巴胺已经暴增——在以后的岁月里我才懂得这是属于赌狗才会有的神态

虽认为自己之前也是见过一些小世面的,可是一把下注十多万的经历我是没有尝试过的

东哥点了一下头示意荷官小妹发牌

由于我是第一次来澳门,就抱着学习的态度看着东哥,我对东哥笑问道

“东哥这把打庄稳不稳”?

东哥只是对我笑了一下,并没有过多的言语

发牌,闲家先开出来个5点

我凑近东哥旁边看着他咪牌,第一张是红心3,第二张是梅花️4,我俩对视一笑,不约而同大声喊着:

"公,公,公..."

荷官小妹面无表情的打开一张6,具体是什么颜色的我是不记得了,现在看来应该是挂壁色吧!我们的庄3点被闲家5点无情的杀掉

我望向东哥,他依然没有讲话,只见他深呼吸一下,又从厚厚的筹码中拿出三枚十万的放在庄上,停顿了一下,然后又拿出两枚五千的筹码扔在庄对上

荷官继续派牌,闲家开出了6点,东哥说:

“老四,这一把你帮我咪吧”

 我没有推脱,拿起牌学着东哥的样子慢慢的咪,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2,第二张是3,我在心里默念着234

打开一看是张5,又是毫无悬念的0点被闲家6点扼杀

东哥眼睛充满了血丝,朝着荷官小妹的方向大声骂着MLGB的!我拉了东哥的胳膊劝他去抽根烟冷静一下,他不肯去

我软磨硬泡的把他拖去抽烟区,在抽烟区烟雾缭绕,我说:

“我们要论持久战啊,路子不稳,不能开始下这么大的注”

东哥瞪了我一眼又垂下头,好像是自言自语又或者是跟我说的

“看样今天又要栽个跟头了”

我又劝他一会儿,此刻我知道他已经上头了,因为他仅仅两把牌就消融掉了将近五十个,早知道他这次带的本金也不过140个,我内心咯噔一下,有些不好的预感

回到那张桌,东哥拿起六枚十万的筹码重重的砸在庄上,随后示意荷官小妹发牌

闲家扔出个八点,东哥这次自己咪牌了,只见他双手微微颤抖,额头显然已经出了汗,首先扔出一张3,随后又扔出一张6,我此刻内心比较激动,大声喊着公公公!只见东哥神情有些痛苦的微闭双眼,把那张缓缓打开的A揉捏的变了形

我连拖带拽的又把东哥带去了抽烟区,东哥强装淡定的脸有些抽搐,随后说道 :

“老四,这趟我再输的话就真的完蛋了”

从他的神情以及话语中我能感受到他的痛苦

东哥徐州沛县人,比老四年长4岁,他原本有一个很好的家庭,没赌之前家里资产四千万左右(不动产加上车,房产这些),具体真的假的不从得知,在沛县算不上富甲一方,但也是家庭比较殷实,与我在一次朋友的酒局中认识,因为比较谈得来,脾气也比较相投,所以成为了日后我最好的朋友之一,直至如今

因为他之前在澳门输了太多了,这次的子弹是他在网上很多平台撸出来,加上各种渠道凑出来的一共才140个左右,可能是他急于求成,刚开始就下重注,导致三把牌洗白了107.5个

我知道再这样下去的话肯定要出事的,我问他要不要换一家赌场玩?他眼睛一亮,好像瞬间从刚才输钱的痛苦中分离了开来,一拍大腿说

“对啊,新濠影汇今天假的一比,我们去星际看看吧?走,现在就过去!”

说完就拉着我出了永利皇宫

如果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的话,那么赌徒的记忆甚至不如鱼,去往星际的途中,东哥绘声绘色的讲起星际以前如何如何旺他之类的,好像早就把刚才洗白的痛苦遗忘了,就好像来了星际就是捡钞票一样

我表面笑盈盈的随声附和着,内心却有些鄙夷他,又或者说是有些同情他的洗白遭遇,直到后来我也变成了那时的他,我才渐渐理解他,也理解他心态转变的如此之快

时间:2015年6月15日下午15点13分

地点:星际贵宾厅

来到星际,人并不是特别多,由于一路上的口嗨,东哥的状态已经恢复的相当不错了,至少看起来面孔没有刚才输钱时候的狰狞

一路上我跟他讲的最多的就是要稳住,小刀锯大树稳中求胜,东哥也赞同了我的观点

他随便找了张桌子,直接打两万在庄上,中!

码宝四万,又中!

八万,中!

十六万直接推上去庄上,中!

我以为他会停下来了,我实在是低估了赌狗的疯狂

紧接着三十余万筹码又是一把推在了庄上,我下意识的拉了一下他的衣角 ,他却一脸自信,嘴角上扬的直接忽视我的小动作...

看了他的神态,我就停止了阻拦,知道他这把稳了,因为人的状态气势一旦上来了,势不可挡的,结局不出所料,开出的是庄7点,闲家是挂壁2点

东哥用2万初始本金过五关,一路过关斩将未尝败绩,成功的将面前的筹码堆起一小摞(因为压庄有被抽水的情况,我无法记得当时的准确金额,只是客观大致的描述了当时的情况)

我帮他清点了一下面前的筹码,大概有60个吧,他红光满面笑盈盈的对我说休息一下,带我去抽烟区连抽两根华子

人在赢钱的时候心情是大好的,无一例外

抽完香烟回到贵宾厅,他从整理完的厚厚筹码中拿出几枚一万的,还有数枚五千的交给我,让我找张桌子过去玩,输了算他的,赢了都是我的,我感觉无功不受禄,当时就是这种心路

我笑着推脱了一下,他就直接塞进我的口袋里

我就四处闲逛,看到其中一张桌人满为患,我就硬挤了进去,随后简单看了一下路单,原来已经开了五口长庄了,赌客的筹码厚厚的堆满了庄路上,我之前在徐州的地下赌场玩BJL从来没有研究路单的习惯,就是傻瓜式打法一直追龙打庄,不过一场输赢都不大,少则三五万,多则十几万而已

凑过去将手中的筹码全部压在了庄上,大概有七万块左右吧,由于这桌都是娱乐为主的小赌客,我单把下注最多,所以我获得了咪牌的机会

坐下后闲家先开出了8点,身后的赌客一阵骚乱,我顿感压力,庄家连续发了两张k,继续补牌,随后又补了一张5,人群中叫骂声不绝于耳,甚至有人骂我是吊毛是灾星,因为我来之前这条路子连来了五口庄,我咪牌以后路子就断了,他们将怨气都归结于我身上

这就是赌徒,无比的现实,如果当时我开出的是九点呢?他们会不会就变了另外一张脸孔呢?

路单断了以后人数悉数散去,我骂骂咧咧的到处闲逛,因为酒店房间的保险柜里我还有85万港纸,刚刚输的不过是东哥赏我的碎银两而已,我也没有什么难过懊恼的感觉

 逛到疲乏的时候就去抽烟区抽烟去了,抽完烟给东哥打电话问他在哪里,他让我直接去三楼找他

来到三楼以后我第一眼就锁定到了东哥的位置,透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看过去,此刻他面前堆满了厚厚的筹码,稳如大财主一般

这是他赌博的标准打法,在轻微的跌宕起伏中,他很快就打到了170余万

看到我来了,东哥摆摆手示意我站他旁边,看他堆积整理了一下筹码以后,将几枚五千的,以及一枚一万的随意打散到了庄,和 ,上面了

闲家首先开出了9点,东哥拉着我带上筹码来到了账房打卡,然后头也不回的逃难般离开了星际,有惊无险总算是略有小赢逃了出来

走出星际大门,东哥带我去免税店买了两瓶红酒,记得一瓶是1799港纸,两条九五至尊香烟还有两条软中华,我们将这些东西送回到酒店房间,然后又去了一家日本料理店吃了一些美食,海鲜,日本料理也是第一次吃,感觉不是太喜欢

酒足饭饱以后,东哥提议要带我去兰桂坊后面修车,我当然不会拒绝的,哪个男人不爱修车呢?何况那时候我才20岁,虽然有几个女朋友,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都不在身边的

红牛哥注:

本系列文章由“老四”提供

(未完待续...)

The End

发布于:2021-11-20,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手万传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