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院子里的丝瓜

博主:手万哥手万哥 2023-03-14 184

老屋院子东墙根有块狭长的花台,有了这么一点多余的土地,就像有了一点空余的时间,总要种点什么。

妻从城东街口种子店买来一包丝瓜秧,栽在花台里。

尽管妻栽得很认真,每天坚持浇水,但她毕竟不懂稼穑之事,只抱着玩玩的态度,对活不活也不抱希望。

sigua.jpg 老屋院子里的丝瓜 手万传博客

但10多天后,妻的努力没有白费,一棵棵小丝瓜苗却认真地探出它那嫩绿的小脑袋,伸直了脖子,新鲜地看周围的一切,慢慢地,撑开绿色的小伞,随风摇曳,跳起了优美的舞蹈。

妻听人说,丝瓜是要爬的,于是就在瓜秧和二楼之间拉了几根塑料绳子。绳子没有扎牢,丝瓜刚上去,风一吹,绳子摇摇晃晃, 要掉下来。不久,绳子真的断了,好在小丝瓜已经抓住了二楼阳台的栅栏,身子虽然悬空,但没有坠落。

栽丝瓜的那年,妻在老家中,我调去外地工作。此后,我们的电话,除了父母的身体,女儿的功课外,这数棵丝瓜,便成了我们每次通话必不可少的亲情话题。

青青细长的丝瓜藤就像电话线,攀援在我和妻子中间;每一片瓜叶,都是一张绿色的贺卡,记录了我们彼此牵挂的问候;在这绿油油的藤蔓上开出的一朵朵金灿灿的小花,印证了我们相互微信视频间如同开心的笑脸。

中秋那一天,我放假回来。丝瓜已叶柄如盖,团团围住女儿住的房间,遮住了读书的光线,院子的风光被丝瓜占尽了。“山”字形的瓜叶像一只绿色的手掌,风一吹便频频摇动,发出沙沙的声响,像是在兴奋地招手示意:欢迎常回家看看!

瓜蔓在风中四面摇摆,碰到纱窗可以攀爬的,便伸出无数个细细卷卷、呈螺旋状的“小脚丫”,细长的脚心便分泌神奇的黏液,弹射出去,钩住纱窗,爬成一片,便开辟了新天地。

我试着用手想扒下丝瓜的藤,丝瓜却牢牢地抓住纱窗,顽强而坚韧,一动不动地抓住,感到有一股新的生命贴在我的心上,我感到丝瓜只要有一点活的希望它都不会放弃,而是紧紧地抓住,用尽它自己全身的力量,不让它流失,让生命绽放出美丽、独特的生命之花。

在我们的期待中,丝瓜开花了。那花也很有意思,刚结出的花骨朵儿像一个个小玉米,十分惹人喜爱。绽开的黄花就像炒鸡蛋一样摊开,让人垂涎三尺。

金黄的喇叭花一吹,立刻引起藤蔓震动。瞧,那蜜蜂、蝴蝶也纷至沓来,翩翩起舞,小蚂蚁起劲地爬上爬下;酝酿了很久的蓓蕾,被一陈骤雨,无情地棒打;雨一停,完了,地上全是落下的花蕾。此刻,妻终于理解了《红楼梦》中林黛玉葬花时惜花的惆怅之情,她一边扫着落花,一边自言自语:“可惜啊!一朵花就是一只丝瓜哩!”

但成熟总在风雨的考验之后,丝瓜也一样,这是自然规律。舍得舍得,没有舍去,岂能得到!

刚结出的小丝瓜,躲在叶子底下,跟你捉迷藏;叶子重重叠叠,要不是它还戴着一项萎谢了但来不及脱卸的小黄帽,真的不容易发现。

现在多了一件事,就是每天早晨,妻到花台前近看、或院子里仰视丝瓜藤叶,每每寻觅到一只隐藏在叶底的丝瓜,就像诗人写出一句诗,天文学家发现一颗星星一样快乐。

第一只结出的丝瓜,小胳膊般一尺长了。世界上又多了一个新鲜的少年,挂在藤间的样子,又别致,又年轻,吸附的是煦暖的秋阳,不沾染一丝污浊。丝瓜越来越大,花便慢慢枯萎了,架子下满是细细长长的绿丝瓜,就像走进了丝瓜森林。

不知从哪里飞来一只叫蝈蝈,此时,停在青青的丝瓜上,齐白石看见,就变成画了。

但挂在书房的,不是白石老人的大红大绿瓜果中国画,而是手巧的妻子绣制的情意浓浓“丝瓜顺”十字绣装饰壁画,并附题“天地顺,四季皆宜;人情顺,八方得利”。

栽丝瓜的时候,我和妻向往着美好的未来,没有分歧;结丝瓜的时候,分歧就来了:

我是个唯美的人,讨厌实用主义,以为凡事一实用,必然导致势利。对于丝瓜,我宁可让它像图画一样在藤叶间挂着,而不是为了吃。

我对妻说:“长出来的丝瓜,就让它挂着,不要摘下来,欣赏欣赏,也是一种精神享受,挺好的!我们不缺买丝瓜的钱,真的吃丝瓜,可以到菜市场买。再说,老了可以做丝瓜筋,洗锅碗用。”

妻反驳说:“你的想法不切实际,种丝瓜就是为了吃;不吃,让它空挂着,就像人才放在那里不用,不尽其才,岂不浪费吗?再说,家种的无农药无公害,是绿色食品。菜市场里,我从来没有看见这么大、这么新鲜的丝瓜呀。”

妻的话,让我无言以对,更何况,丝瓜是她栽的,她的话算数。这时,女儿掺和进来化解矛盾,作出了和事佬裁决:一半丝瓜趁嫩赶紧摘下来做菜吃,一半丝瓜长老成丝瓜瓤做洗碗布,既饱了口福,又满足眼福,且又实用,一举三得。

听女儿的,最终的安排,由我摘瓜,由妻做菜,女儿品尝。

半小时前还挂在藤上的,现在的一半已经碧玉般切成一段段,各着金黄色的鸡蛋,变成丝瓜炒鸡蛋成满一大盘。

一家人都有点迫不及待,眼睛如闪电,筷子像雨点。都说:“好吃!好吃!从来没有吃过这么鲜嫩的丝瓜。”也许,丝瓜是自己栽种的缘故吧!因为喜欢吃肉的女儿,从来不说蔬菜的好话的。

一个月过去了,另一半丝瓜的皮也随之变成了枯黄色,妻把它的外表皮慢慢剥去,那声音如同撕扯纸的声音,呲啦、呲啦......剥完后,里面又露出了一层淡黄色的皮,已经干成丝网状的瓜瓤,摸起来好象海绵泡沫一样。再剪成小块,做成了天然的容易沥水、不黏油又环保的洗碗布。

接下来,妻又把最粗的部分上面捅了三个洞,轻轻松松地倒出来几十颗黑黑的丝瓜籽,小心翼翼地把它珍藏,保留着来年再种。

今年完全没有准备,竟也这么多惊喜和收获;明年,除在院东墙花台外,我们准备把丝瓜栽在南墙根的一块地,东南连成一片,再搭一个凉棚,让它舒服舒服地攀爬。

我和妻子、女儿坐在瓜棚底下,小扇扑萤,纳凉聊天,切一盘西瓜,谈家常、谈人生、谈泥土的恩赐,其乐融融。我想,一定是很有趣的。

The End

发布于:2023-03-14,除非注明,否则均为手万传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