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你好,欢迎访问!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手赚博客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8章 致命毒针

2020-10-15手赚博客手赚哥17°c
A+ A-

传记 丨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原创 丨  龙五兄弟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章 赌徒之家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章 家道中落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章 杀狗少年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5章 横店群演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9章 夜店笙歌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3章 再见横店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5章 疯狂打鱼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7章 以小博大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0章 久赌必输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3章 强行搏杀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4章 十赌九诈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7章 剁手戒赌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0章 久赌必输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3章 偷渡缅甸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5章 深山逼单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8章 暴力逼单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9章 十大酷刑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0章 自相残杀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3章 逃跑计划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6章 宁静前夜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7章 密谋跑路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8章 致命毒针 手赚博客

缅甸的气候白天炎热,晚上寒冷潮湿,有可能是我们没有穿衣服的原因

隔三差五的就会下雨,说不出来是什么品种的蚊虫,黑色的,跟小米差不多大(有点像云南人叫的小黑虫),被盯一口,马上就会起一个1.5厘米左右的大包,又痒又痛

刀疤当晚把我们所有人赶回了猪圈,新来的三个老哥进来都绝望了…

第三天中午,小关公带着啊强回来了,没看到小彬

我们问啊强小关公把他们两个带去哪里?啊强说不知道,说是被蒙上眼睛之后,下山之后被带上一辆车,然后给他打了一针就睡着了

啊强话都还没有说完,身体很虚弱,迷迷糊糊的倒地睡觉,叫也叫不醒,这才发现他面色很苍白,右腰上面有5厘米长的针线缝合伤口…

这让我们几个感到不安,当时都不知道他被带出去回来之后身上怎么会有缝合的伤口,还是眼镜说可能被拉去换肾了……

下午雨下的很大,雷电交加,风也不停地吹得树枝摇摇晃晃

猪圈已经被雨水淹到我们脚裸处,每个人都十分难受,身上又痒又痛又冷又饿…

等雨停了之后,小关公提了一桶粥给我们吃

我试探地问道

“大哥,小彬怎么没回来啊?”

小关公呵呵笑了一声,没有打我的意思

“你还是先担心你自己把!你们不想跟他一样的,赶紧叫家里拿钱来赎身,不还钱老板有的是办法让你们还清”

我们几个老哥听完之后都惊呆了,各自思考着,假如被拉去换肾的话,就算不死都没用了

这更加坚定刺激了我们要逃跑的决心,如果注定跑不出缅甸,我们也认命了

可惜的是对不起的人太多,只有来世投胎在还了!

短短一个多星期,已经死了吊着的老哥、林仔、俊杰、小彬,啊强估计也快不行了,也不知道下一个会是我们其中的那一个…

发生这么多的事情,很想睡觉,但是睡不着,时时刻刻担心被折磨,很害怕被拉去换肾

换肾都够恐怖了,第二天更加变态毁人一生的事情又来了

早上,被带进茅草房里面,大家都打了电话,那个十九岁的孩子家里看到被打的视频之后,一次性打了五万过来,算是平单了

但是他们没有当时放人,而是以生活费为借口,又敲诈他家里三万之后,才把他放了的

他才签了五万,也只赌了大概三万筹码,哪里人我忘记了,只记得他是第二天下午被送出去的

走之前我们让他帮我们报警,然而后面也没有人来救我们!

中午来了六个穿便装的人,黑漆漆的一看就知道是缅甸人

进来就走过来看着我们几个,刀疤和小关公就像条哈巴狗一样的跟在他们身后,很明显这些人身份地位在刀疤之上

带头的中年男子走到豪哥面前,用不标准的云南口音说普通话

“这个兄弟,以前做什么的啊?”

也不知道豪哥是见有机会拉拢关系,还是骨子里的那种正气自然反应,立马站起来说

“特警”

中年男子惊讶地又问

“恩,不错,我们就需要你这样的人才!刀疤,这人还欠多少?”

“到现在一分没还,二十万”

中年男子皱了下眉头,挥手叫刀疤过来,两人交头接耳的,不知道说什么

然后对豪哥说道

“只要你把二十万欠款还了,你可以随时跟我一起干”

说完,这人还特别交代刀疤,说是如果豪哥还了一半十万之后,可以带他去他们那里打工(当兵参加当地武装做非法勾当),剩下的欠款由他来还

并嘱咐道,不到逼不得已最好不要折磨豪哥身体,说过几天等豪哥身体好点他要来试试!

我一听就感觉希望来了,只要搞好关系我就可以暂时不用被折磨了

正打算开口拍马屁这人来问我了,标准的国字脸,面像谈不上凶狠,隐隐约约看到他前面腰上别着一把黑色的枪,霸气十足

靠近人就感觉的到他身上有一股杀气,这种气势我还是第一次感觉到

上下打量着我,问道

“你以前做什么的啊!”

我也学豪哥站起来,但是我不知道我该说我是做什么的,戴着手铐摸了一下头,低着头有点尴尬

中年男子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还好我鼓气忍住,他这一拍差点把我拍下去

刀疤在旁边说道

“山哥,这人以前练过些拳脚的,训练下应该没有问题”

中年男子点了下头,什么也没说,又去看他们几个老哥

看了一会,中年男子跟刀疤在一旁说了一会,一边和刀疤说着,时不时看下新来的两个老哥和老张

又给马老二打了一个电话,然后手一挥,一个手下出去外面拿了一个小箱子进来,指着他们三个人说道

“给这几个人打一针”

一个手下拿出一次性针管,打了个哈欠,眼睛里闪现出激动兴奋的眼神,感觉好像他也想给自己打一针

弄好之后,其他手下立刻上前按住他们三个,拿着针管的小弟要去给老张注射

老张可能觉得情况不对,使出吃奶的力气挣扎着身体,不断哀求道

“大哥,求求你放过我吧!我还差几万就还清了,我可以叫家里多打点钱过来还,我家里已经在卖房子了,全部给我都愿意”

打针的手下看了下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想了想说

“行,那我给你三天时间,要是你家里没打钱过来,你说的话兑现不了,别怪我不给你机会!”

老张赶紧磕头感谢!嘴里不停地说谢谢大哥

新来的两个老哥也看清事情严重,也哀求着说宽限几天,学着老张说愿意多打点钱过来还

不过奇怪的是,中年男子也同意宽限几天(不知道这男子是不是跟马老二入股合伙的,估计应该是

也不知道这是他们故意吓我们还钱,敲诈更多的钱,从而谋取更多钱财

不过后来的确有人被注射以后带出去的,是不是注射以后带出去运毒?也无从考证

只能凭猜测多半都是运毒,或者做敢死队,到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

因为被带出去的人除了啊强回来了,其他的人在我们没有逃跑之前,一个人也没有回来过!

标签: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