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你好,欢迎访问!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手赚博客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6章 宁静前夜

2020-10-14手赚博客手赚哥18°c
A+ A-

传记 丨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原创 丨  龙五兄弟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章 赌徒之家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章 家道中落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章 杀狗少年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5章 横店群演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9章 夜店笙歌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3章 再见横店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5章 疯狂打鱼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7章 以小博大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0章 久赌必输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3章 强行搏杀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4章 十赌九诈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7章 剁手戒赌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0章 久赌必输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3章 偷渡缅甸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5章 深山逼单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8章 暴力逼单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9章 十大酷刑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0章 自相残杀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3章 逃跑计划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6章 宁静前夜 手赚博客

下午我们都吃了点白粥,小关公在猪圈门口看着我们吃完,吼叫说不许给豪哥吃东西喝水

不过他伤的也不轻,暂时也吃不进去

半夜的时候,大家都冷得睡不着,不停地发抖

趁刀疤们睡觉的时间,我和豪哥小声商量着怎么样才可以逃跑出去

想了很多对策,没有一条可以行的通,首先威胁最大的就是那两个缅甸兵,最主要还是要想办法开手铐脚镣

至于刀疤和小关公两个人,豪哥说他身体好点的话,合众人之力,应该可以稳胜解决刀疤两个人

现在唯一希望就是拖个三五七天,把身体养好,或则找机会抢到缅甸兵的枪,这样我们逃跑出去的希望才会很大

手铐脚镣的钥匙在刀疤身上,打不开的话我们走不了,要拿到钥匙打开手铐脚镣是最困难的

加上每个人身上都是伤,平时刀疤也不让我们吃饱,基本上每天也就一顿,半饱的标准都达不到…

人类的潜能是无法估计的,当刺激到某一个点,就会爆发人类平时没有的那种能量

豪哥才刚刚上山,被打以后可能他也明白了,只有活着才有离开这个地狱的希望

猪槽里面还有猪没有吃干净的一点点芭蕉杆和谷壳煮的猪食,我们慢慢地爬到猪槽那里,用手扣石槽坑洼的地方,勉强能扣出一些猪食,强迫自己把猪食吃了

第二天早晨,太阳刚刚出来,所有老哥都在趁着太阳照射的温暖阳光迷迷糊糊的睡着觉

小关公提了一桶很烫的洗锅水(农村烧柴火做饭用的那种大锅),往我们几个身上泼

因为我们是聚集在一起互相取暖,立马被洗锅水烫的痛醒,身上油腻腻的、还有一股肉的味道,两只猪还跑过来舔我们…

小关公把桶仍在一边,哈哈大笑地说道

“你们几个瘟猪,都几点了!全部给我站起来”

我们只能忍着又痛又痒地方,听从小关公发号施令,全部人抓着身上被烫的地方原地站了起来

“怎么着?不听话是不?”

说完小关公正在打开猪圈门要进去

我一看,原来豪哥坐在老张身后,不屈不饶地看着小关公

我马上给豪哥使了个眼神,示意他不要对抗,又赶紧给小关公讨好

“大哥,他刚来不懂规矩,我会慢慢教他的,让他给他家里说,尽快筹钱打过来还”

哪知道我这样一说,马上被小关公打了一巴掌,下手很重,(身体也虚弱)打的我晕了几秒钟才缓过来

还好这个时候恰巧小关公的诺基亚电话响了,不然我肯定会被暴打一顿,豪哥同样也会被打的

也不知道谁打给小关公的,只是听到他不停地点头说

“好…是是是…好的…”

电话打完,刀疤也出来了,小关公和刀疤说了几句话之后,把我们几个赶了出来,去了上次洗澡的地方洗澡

这就搞得我莫名其妙的了,大清早的,水也很冷,不过我宁愿洗冷水澡,也不愿意身上粘的到处都是猪屎,鼻子里呼吸感觉都有猪屎的臭味…

洗完澡过后,刀疤把我们赶进了茅草屋里面,用我们脚上的铁链把我们锁成一团,全部老哥被锁成了一个圆球

我以为要换花样折磨我们几个,或者要开始打电话了

竹子做的门一关,房子里面静悄悄的!

我们几个人的心里没有因为安静而放松紧张,反而变得更加不安,因为他们不折磨我们、我们反而更加害怕、更加担心会用什么方法折磨我们…

过了大概半小时左右,远处渐渐传来摩托车的轰鸣声,声音越来越近…

应该有好几辆摩托车上来,因为路很窄车子是开不上来这里的

门开了,刀疤领着三个人进来,这三个人都是男的,有两个人背着两个蓝色的塑料急救箱,箱子中间上有红色大大的一个“+”字

我心想:“是不是怕我们生病死了给我们几个治疗?”

在场的每个老哥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他们居然找医生给我们治疗!

轮流给我们每个人都做了些基本检查,最后从每个人的手臂上抽了点血放进那种国内医院做“血常规”化验的小瓶子里面,还做上了标记和登记

这三个人检查完骑摩托就走了,也没有给我们打针和吃药…

小关公也破天荒地抬了一大盆面条放到我们面前,让人奇怪的是、这次不仅有油,还有白菜

最让我惊讶的是居然还有些肉片在里面…最牛逼的地方,这次还有了那种一次性的塑料碗快

这让我有点不习惯了!有点担心,直觉告诉我没有那么简单!

莫非这是我们最后的晚餐?吃完之后就要处死我们几个老哥?

我、豪哥、老张、眼镜、迟迟不动碗快,要是在前几天,我会毫不犹豫扑过去抓起来就吃

小彬和啊强比较单纯老实,就像饿狗抢屎一样呼啦呼啦的吃得很快

“放心,没有毒,老板怕你们饿死之后拿不到钱而已!”

刀疤这样一说,我反而想开了,也许毒死了总比一直被他们折磨死好,最起码死之前还可以做个饱鬼!

拿起碗快我就开动,老张他们几个见我吃了,也跟着吃了起来…

这顿饭,可以说是我这辈子吃的最香最饱最痛快的一次!(以前我不喜欢吃面条的,自从缅甸逃跑回来之后,我隔三差五的就要吃面条)

当天早上没有打电话,是下午打的,但是奇怪的是刀疤没有折磨我们几个,不管家里打钱过来、还是没有打钱过来

他都只是在电话里语气威胁恐吓我们家里,也只是体罚让我们做俯卧撑、下蹲之类的惩罚…

下午他们吃饭的时候,我们还吃上了米饭,也有一些蔬菜和一点点肉下饭,每个老哥饭后都还有一只缅甸香烟抽

吃完饭以后,我以为要把我们关进猪圈了,但是没有

只是把我们几个的脚、一个锁一个的,让我们躺在木板上睡觉,刀疤和小关公则睡在离我们不远的稻草上

另外一个缅甸兵睡的是房子里面的吊床,还有一个躲在草堆里放哨,每隔三四个小时缅甸兵换一次岗

这是我们进山以来最舒服的一天,吃的饱,有水喝,没有被折磨!

晚上房子里点着煤油灯,看到他们几个都睡的很香,我睡不着翻了个身,看到豪哥睁大眼睛看着房顶,可能是想家和家人了吧!

用脚轻轻碰了一下豪哥,他点了一下头,我用手指指了一下刀疤腰上挂着的那串钥匙

豪哥给我使了个眼色,摇了摇头

标签: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