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你好,欢迎访问!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手赚博客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3章 逃跑计划

2020-10-13手赚博客手赚哥19°c
A+ A-

传记 丨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原创 丨  龙五兄弟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章 赌徒之家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章 家道中落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章 杀狗少年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5章 横店群演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9章 夜店笙歌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3章 再见横店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5章 疯狂打鱼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7章 以小博大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0章 久赌必输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3章 强行搏杀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4章 十赌九诈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7章 剁手戒赌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0章 久赌必输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3章 偷渡缅甸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5章 深山逼单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8章 暴力逼单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9章 十大酷刑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0章 自相残杀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3章 逃跑计划 手赚博客

眼镜的如意算盘就此结束

从他的眼神里可以看到,他是多么地为自己的聪明感到可惜和悲哀…

可能国内派去救眼镜的人没有找到人,回国去了

马老二见风声过去,吩咐刀疤来军营把我们几个人转移,开始他们的致富模式!

夜晚,有几道电筒灯光,在缅甸树林里很窄的山路上下左右晃动着………

一个小弟走在眼镜后面,用脚踹下眼镜,嘴里骂骂咧咧的

“走快点……都是你这傻逼,害老子们跑来跑去的!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眼镜可能泡在水牢里感冒生病了,有气无力慢吞吞地走着路,被小弟像赶牛一样的赶着走,时而踢他两脚,时而棍子打几下…

我胸口和大腿的伤还痛着,是啊强和四川老张来扶着我一起走的

小弟加刀疤也就一共四个人,还有两个拿枪的缅甸兵跟在我们后面押送

当时我们有七个人,没有戴脚镣,只戴了手铐,我小声问啊强和老张敢不敢跑

他两个先是很吃惊,走了一小段路,马上异口同声地说

“敢!”

当时我很想博一把,赢了得自由,输了要么被缅甸兵打死,要么被刀疤折磨死

自由和折磨死亡相比,我宁愿选择一博自由,跟命运赌一次!

我很小声的跟啊强和四川老张商量着如何逃跑……

正当我们三个计划是要趁黑找树林多的地方分头逃跑,还是要抢缅甸兵的枪

突然发现这两个办法都行不通

首先,a计划分头跑的话,除非跑得比刘翔还要快,迅速跑进树林里面,还要跑s路线

而且没有电筒也看不清方向,大家都有伤在身,肯定跑不了几步就被抓住,或者直接被开枪打死了

b计划,抢缅甸兵的枪,就算成功抢到枪,我们三个都不会用AK,因为枪上面有保险,短时间内我们不会开保险,也不会上膛

还有个问题,军营离我们不远,要是军营里面的缅甸兵出动围捕,做困兽之斗也要死在这里

只能放弃了,任由这些人想把我们带哪里就带哪里了,实在无法!

可能走了也就一个多分钟,来到一个用茅草搭的小房子,茅草房旁边有个用石头和竹子围成的猪圈,我们的到来让两只猪感到不安,不停地叫……

我以为他们累了想去找山民要水喝,结果不是

这里是马老二另一个靠近军营的临时逼单房,也是缅甸武装伪装成山民住所的一个暗哨

之所以暗哨多,应该是防止缅甸政府军来偷袭…

我们几个被刀疤赶到猪圈里面,一进去就看到用大石头砌的围墙上面,有十来条十字交叉的栓狗大链子,栓在那些大石头上

猪圈里面最近没有人打扫粪便,我和林仔走进去马上就滑倒,一股猪粪味马上刺鼻而来,身上已经粘上了猪拉的粪便

两个缅甸兵站在猪圈外面哈哈大笑,小关公和两个小弟进来用挂锁穿过铁链的链圈,又把我们几个手上的手铐和铁链锁在一起

然后留下一个缅甸兵躲在猪圈旁边的一个草堆里隐蔽放哨,其他人都进茅屋去了

黑漆漆的猪圈里面,七个人,两头猪

此时此刻,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当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现在想起来,只觉得那时候我们几个跟畜生一样,在猪圈里同吃同住…

猪粪的味道可以忍耐,但是猪粪粘到身上的伤,会有一种伤口被盐粘到的那种疼痛感

两只猪以为我们是入侵者,来抢食的,不停地用猪头和猪蹄在我身上拱来拱去,刨来刨去…

幸好它们没发飙咬我们!因为我们可能连猪都打不过

眼镜瘫倒靠在猪圈的石头上,长叹一口气

“唉~可惜了,要是他们早点来的话,我们都得救了!”

“什么他们,莫非真是你报警找国内的人救你?刀疤才把我们转移的?”

“恩,我叫我老婆找我在公安局的同学,说完眼镜又叹道

“唉~可惜!”

按照眼镜的说法,他签单之前就有输了报警的打算

深夜缅甸山里很冷,每个人都冷得全身发抖,身上的伤痛也让人难以忍受,很想睡觉,只是又冷又痛,根本睡不着

半夜,林仔不停地哼,我走过去发现他发烧得厉害,还不停地呕吐流鼻涕,脉搏和气息也很微弱不正常

跟他们几个商量了下,决定冒着被打也要喊刀疤出来

喊了几声之后,躲在草堆里面的缅甸兵听到了我们的喊声,可能是吵到他睡觉,听语气应该是在骂我们几个

也有可能是怕我们喊的声音暴露他们哨点位置,拿着AK,进来用枪托就是一阵乱砸

所有人立刻闭嘴,一个不敢出声

刀疤和小弟们也穿上衣服出来了,拿着电筒照着我们

“你们这几个憋孙,谁在喊的话,马上用猪屎塞满嘴巴,用胶带封住,看你们还叫不叫!”

四川老张是个好人,低声下气地给刀疤说

“刀疤哥,林仔可能生病不行了,你做下善事…给他吃点感冒药吧!”

刀疤从猪圈旁边拿了一根竹竿,狠狠的戳了老张几下

“你他娘的自身都难保,还给老子装好人”

没想到老张挺有毅力,一个劲哀求刀疤拿药给林仔吃,又解释说林仔死了的话马老二收不到钱,刀疤会被骂

刀疤可能觉得老张说的也对,也没打老张,说了句

“深更半夜你叫俺去哪里拿药?死不死看他照化了”

老张叫我们几个用身体围住林仔,希望用我们体温抵御缅甸夜晚的寒冷

这个时候,我们大家可以做的,只有这样了!

在病魔到来的时候,生命是很脆弱的,第二天早上,我迷迷糊糊的睡在林仔脚上,被啊强摇醒

小彬、俊杰、眼镜、老张,发呆地看着躺在猪粪上的林仔,老张见我醒了、说了句

“林仔死了”

虽然不是自己亲人,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不安,感叹生命无常,是多么的脆弱!

也在担心自己会不会跟林仔一样,就这样没有价值死在缅甸,我们都不想死,因为都有牵挂,那就是“家”和“家人”

大家正在用茅草清理林仔的身体,希望他干干净净的走

刀疤们起来了,看到林仔死了,狠狠的踹了他的肚子,确定林仔死了

刀疤叫小弟把林仔的尸体拉出来,拿了锄头和铁锹,拖着林仔,往树林里面去了……

标签: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