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你好,欢迎访问!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手赚博客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2章 缅甸军营

2020-10-13手赚博客手赚哥21°c
A+ A-

传记 丨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原创 丨  龙五兄弟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章 赌徒之家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章 家道中落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章 杀狗少年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5章 横店群演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9章 夜店笙歌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3章 再见横店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5章 疯狂打鱼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7章 以小博大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0章 久赌必输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3章 强行搏杀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4章 十赌九诈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7章 剁手戒赌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0章 久赌必输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3章 偷渡缅甸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5章 深山逼单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8章 暴力逼单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9章 十大酷刑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0章 自相残杀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2章 缅甸军营 手赚博客

眼镜为什么要让他老婆找刘国庆?眼镜是聪明人,自己也拿不出钱来平单,只有找关系救他

他老婆也不傻,因为眼镜让她找的不是别人,而是刘国庆

刘国庆并不是什么老板,而是眼镜的同学,在某市当官,他老婆当天就找到了刘国庆说明来意,以及眼镜给她说的情况…

当天晚上,大概是晚上十二点左右,我们全部人白天已经被折磨了一天,好几次我一会发热一会发冷的,我以为我快要死了

突然,牛棚的门被打开,冲进来一群拿枪的,我脑子里面想着可能是老王回国报警了,内心非常激动,是国内派人来救我们了

等刀疤和小弟提着应急灯到处照着我们的时候,才看清楚,并不是国内的人,而且一群拿着枪穿着绿色迷彩服的缅甸兵,我哪里见过这阵势、心想是不是要拉我们几个去枪毙?

冷静仔细一想,应该不可能

这时,一个讲云南南话的缅甸兵问刀疤

“给是这几个老表?”(是不是这几个人?)

刀疤点头很恭敬地回答道

“是的,我们老板说先把这几个人送去你们军营帮忙看管一下!”

说完,刀疤从身上拿了一沓红牛递给缅甸兵

“这点钱是我们老板孝敬你们长官的,另外还有一点礼物是送给兄弟们的”

“小关公,带几位兵大哥去房间搬礼物!”

带头的缅甸兵很高兴,笑着说道

“好好好,你挨(去给)你老板说,叫得(他)放心,国内的人不敢去我们军营找人的”

“好,麻烦各位兄弟多费心了”

除了眼镜和老张小彬是自己走的以外,我、啊强、林仔、俊杰、四个人是被缅甸兵抬出去的

然后像丢牲口装车一样,扔进了不知道是什么车,应该是军用卡车

看到小关公还有两个小弟不停地往车里面搬统一方便面,还有啤酒…

没一会,缅甸兵全部爬上车,也没有拿枪对着我们几个,因为我们对他们来说,就像是那些拉去屠宰场的猪,根本没有威胁

车子启动了,发动机听起来有点像东风车的声音,一路颠簸、可能有二十分钟左右,车停下了,我们几个被赶下了车

两个缅甸兵站在用竹子搭建的观察塔上,摇着探照灯照射我们

几个缅甸甸兵拿着枪从我们面前巡逻走过,大概看了下,这个军营据点隐藏在森林之中,十分隐蔽……

一个穿着绿色迷彩服的胖子走到了我们面前,只见他军装右肩手臂上有一小块红色的布,仔细一看,红布上有两把砍刀交叉的标志

收钱说云南话的那个带头缅甸兵,立刻跑上前去敬礼,并把刀疤给的钱拿给了这个长官

长官看了我们几个一眼,用云南话说了句

“把特们几个人挨我关进牢房克”

我一听又是云南话,以为是云南人在缅甸当兵,赶紧套近乎

“老乡,我是云南人,给可以好心拿点药帮我们处理下伤口?”

长官听到后,走过来看了我们几个的伤势,思考了了几秒钟

摇了摇头,吩咐带头的那个缅甸兵,叫他先送我们几个去医务室处理伤口,然后再关进牢房

这长官并不是同情我是云南人,而是马老二把人交给他保管,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也不好意思交代

也有可能这长官是个好人,看我们这个样子于心不忍

因为缅甸北部武装和当地居民都是华人后裔居多,如今官方语言文字都是禅语和汉语为主,会说西南官话不足为奇

被送到医务室之后,并没有安排睡在他们的病床上,可能是怕我们弄脏病床

把我们几个人安排在长凳子上躺下,处理了伤口,打了几瓶针水,吃了些药,然后给我们每个人吃了几个馒头喝了水

弄完之后我们被带到一个山洞,山洞里面左边有十来个用木头做的正方形小牢房,跟电视上古代那种囚车差不多

而右边是一个水潭,很清楚的看到,水潭中间有条用木头搭的路,两边则是水牢、有两个人被锁在水里面,水刚好淹到这两个人的脖子

还好我们被关的只是那个左边的囚室,要是在水牢里面,伤口感染发炎化脓,不死也会残废

囚室空间太小,要么只能站着,要么只能刚好坐下

我忍着大腿上的伤痛勉强坐了下去,不过在怎么样也比逼单房好的多,不用被吊起来,也不用睡在冰冷的地上,最关键的还是当晚吃了东西

山洞里面感觉像开了暖气一样,非常温暖,人也舒服了很多,脑子好像开始也有点清醒了

我在想,刀疤为什么会把我们送来缅甸武装的军营呢?

看守我们的只有一个缅甸兵,趁当兵的出去吃东西还是上厕所的时候,我问他们几个是不是老王报警了,国内派人来救我们,马老二才把我们转移藏起来,他们都说可能是老王回国以后报警了

只有眼镜没有回答,也不说话

第二天天亮,缅甸兵给我们吃了一些还算人吃的饭菜,也不见刀疤人影

这一天没有受到折磨和虐待,觉得时间就像动车组火车一样,一下就过去了

到了第三天,刀疤和小弟进来山洞了,进来第一句话就骂眼镜

“你他娘的四眼田鸡,居然报警找国内的人来救你,你以为这样有用?这里是缅甸…你就是找天王老子来,也就救不了你!…”

眼镜装的很无辜

“什么找人救我?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滚嫩娘那个蛋,你继续给俺装啊?”

眼镜还是不承认,刀疤叫缅甸兵把他关进水牢里面,并叫缅甸兵不要给他吃的,威胁眼镜好好反省,不打钱过来刀疤说他对付眼镜的办法有很多

刀疤们走了以后,眼镜在水牢里不停地发抖,我当初以为山洞里面是热和的,可能是眼镜害怕才发抖,哪知道那个水潭的水恰恰相反,冰冷冻骨

后面眼镜在水牢里发抖打冷颤叫冷,我才知道是水太冰了

标签: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