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你好,欢迎访问!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手赚博客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1章 暗号救援

2020-10-13手赚博客手赚哥17°c
A+ A-

传记 丨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原创 丨  龙五兄弟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章 赌徒之家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章 家道中落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章 杀狗少年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5章 横店群演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9章 夜店笙歌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3章 再见横店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5章 疯狂打鱼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7章 以小博大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0章 久赌必输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3章 强行搏杀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4章 十赌九诈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7章 剁手戒赌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0章 久赌必输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3章 偷渡缅甸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5章 深山逼单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8章 暴力逼单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9章 十大酷刑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0章 自相残杀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1章 暗号救援 手赚博客

在逼单房里,一天的时间过得就像在过一年的时间一样

内心和身体每秒钟都在感受到煎熬和折磨…

老王走了的第二天,那个喊赌场经理赶我去别的桌子玩的中年眼镜,也被看单的人送来了马老二的牛棚逼单基地

眼镜以前也是个传奇人物,云南大理人,48岁,02年一次偶然机会,花了三万块钱给缅甸老场的矿工买了一块翡翠原石毛料

一刀就致富,开出来里面的翡翠价值八百多万

从此眼镜就发家致富做起了翡翠原石买卖和加工销售生意

所以说,人一旦有了点闲钱,心里就会膨胀,一旦把握不住,就会误入歧途

平生不修善果,只怪好吃懒做,不慎跌入漩涡,赌博毁了自我,今日债台高筑,方知那是恶魔

遇赌而起,遇债而止,为时虽晚,重头再来,还有机会,平淡方是真…

眼镜每次来缅甸看石头都会来赌场玩几把过下瘾,哪知道这次缅甸之行会叫他终身难忘!

听眼镜后来说他一个星期输光了所有的家产,他对签单早有耳闻,也知道还不起的后果

当时已经赌疯上头了,他哪里会管后果,找马老二签了五十万,等到输光还钱已经拿不出来还

马老二可能觉得眼镜有能力还,殊不知眼镜这时候已经山穷水尽,债台高筑,是没有能力还钱的

两个看单的押着眼镜进来了,估计马老二给刀疤打过招呼,眼镜是大客户,重点对待

眼镜可以穿衣服,也只戴了手铐,脚镣没他给戴上

没想到眼镜来的这一天,可以说是我们其他签单人最惨的一天

刀疤开始了逼单模式,因为两个大学生家里总是拖延时间,打过来的钱也很少,得到的回答还是正在想办法筹钱

眼镜签单数目很大,可能也是做一场大戏给眼镜看,一边让他们两个打电话,一边直接动大刑

拿着铁锤和两寸长的水泥钉,直接钉穿林仔和俊杰两人的大拇指,把手指死死的钉在木桩上

又叫小弟拿电棍电他们二人的下身蛋子,两人几乎同时一起,受不了痛苦晕了过去

屎尿都被电了出来,不停地流口水和眼泪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不用受折磨了?这些畜生会停手?

两个大学生马上又被小弟的热尿淋醒,看起来已经要死不活的了

小弟用钩子钩住手铐把他们吊起来,然后用牙签一根一根的插进他们的脚指甲

两个人的脚趾头全部插上了牙签,二十个脚趾头正在一滴一滴流着血,两人又再次疼到休克

一直到二人脚下有了一滩快要凝固的血,小弟们才拔了牙签,放他们两个下来

两个人就像是被放了血的猪,躺在地上手脚时不时的自己会缓慢抖动几下…

场面太血腥、太残忍、太恐怖了…

除了刀疤和小弟,其他人没有一个不害怕的

啊强也比较惨,被叫跪在地上,两个小弟左右开工,用木棍不停地打他身上

听到木棍撞击身体的声音很大,打的啊强在地上滚来滚去,叫的声音跟杀猪一样,强烈得快要刺穿你的耳膜

小彬就比较恶心对待,小弟把朝天椒放在屎尿桶里面,让他一个个的捞起来嚼烂,然后吞进去肚子里面

又辣又臭的滋味,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四川老张就好得多了,他家里人态度很好,打完电话说是马上打五千过来

但是这样也没有像前几天那种待遇了,被罚吃了辣椒,好在他四川人吃习惯辣椒了

刀疤见表演差不多了,很客气的对眼镜说

“陈总,你的欠款要抓紧了,老板给了你两天时间,两天之内你不平单,下场跟他们一样!”

眼镜好像是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一点也不慌,很淡定的说道

“放心,我只是一时手上没有这么多钱,我的店铺在昆明还有两家开着,还有一个玉石加工厂,就你老板这几十万,也怕我跑了不成?”

“俺不管你那些,两天之内不见钱,我保管请你吃顿好的大餐招呼你”

轮到我了,打电话过去家里人说暂时拿不出来这么多钱,说是在卖县城的房子,卖了就打过来救我

刀疤可能听多了卖房子这样的话,或者那天他疯了,又或者的确是做给眼镜看

我也没有幸免,本来我已经被缅甸兵打了那两下,走路都有点困难

这些杂碎,用电棍电我受伤的地方和下身,我只感觉到又麻又痛,跟个中风的人一样,不停地颤抖,眼泪口水控制不住、不停地流,短裤也被自己的小便尿湿了

然后把我吊了起来,用木棍打我的胸口和背,我想叫也叫不出来,全身根本不听使唤,就大脑还有一点点意识,只感觉到身上肋骨正在裂开……

“快跑!”

不知道谁在对我喊

我使劲全身力气不停地跑,可是怎么也跑不动,刀疤拿着砍刀在我后面追,眼看马上就要追到我了……

一下醒来,全身是汗,原来是做梦

肚子很饿,全身无力、我还被悬空吊着,上身已经麻木,又痛而且也动不了

腰部以下全部浮肿,缓慢的移动头去看我的胸口,全身密密麻麻都是被棍子打的痕迹,红褐色的淤血,看起来就疼

醒来都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等刀疤和小弟进来把我放下来的时候,我依然还是保持被吊着的那个姿势,过了好久,手才可以慢慢的恢复知觉放下来

昨天被吊起来,都没有吃到饭,也不知道昨晚其他人吃了没有,估计也没有,看他们奄奄一息,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

可能马老二很着急收回眼镜这五十万大单,今天刀疤叫第一个打电话的是眼镜

只看到眼镜不慌不乱,给他老婆说他在缅甸小猛拉赌场签单输了五十万,目前被扣留在山上,不还钱马上就要被折磨

他老婆听到后很着急,问眼镜要怎么办才好,眼镜说马上先把加工厂卖给他一个叫做“刘国庆”的老板,然后打钱来赎

电话打完之后,刀疤也明白很快将会从眼镜身上炸出来钱,没怎麽为难他,反而好菜好饭的招待

标签: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