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你好,欢迎访问!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手赚博客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9章 十大酷刑

2020-10-11手赚博客手赚哥70°c
A+ A-

传记 丨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原创 丨  龙五兄弟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章 赌徒之家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章 家道中落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章 杀狗少年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5章 横店群演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9章 夜店笙歌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3章 再见横店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5章 疯狂打鱼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7章 以小博大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0章 久赌必输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3章 强行搏杀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4章 十赌九诈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7章 剁手戒赌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0章 久赌必输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3章 偷渡缅甸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5章 深山逼单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8章 暴力逼单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9章 十大酷刑 手赚博客

“不不不,我不渴~我不喝了”

小弟尿好装在一个瓶子里

“来,水来了!”

“怎么?老子亲子给你拿水,你不喝的话,以后一滴水你都不要想喝到”

我强忍着一口气喝完瓶子里的尿,没过几分钟,胃里面翻江倒海,又吐了出来

一番折磨之后,已经中午,刀疤吩咐小弟处理那个老哥的尸体,然后吃饭去了

才来一天,我已经感觉到在这里的恐惧、绝望、无助,万念俱灰

在这里完全没有尊严、没有希望,视人命如同草芥,不仅身体上受折磨,心理上更加痛苦,真的是生不如死!

房间里面的人都不想说话,静悄悄的,所有人只能像只猪一样躺在地上

等刀疤们吃饭进来,可能马老二迷信,打电话叫刀疤清理下木屋,还烧了一些冥纸点了几柱香

弄完之后,又开始叫我们打电话了

第一个打电话的是我,我兄弟接了电话还是不信,他以为我合伙别人骗他

一直哭着苦苦哀求兄弟赶紧打钱给我,小弟在旁边用棍子打了我几下,兄弟听到我被小弟打哭的声音,还是相信了

答应先打一万过来,说他只有这么多,再打给我母亲商量剩下的钱

半个小时之后,他们收到了我兄弟打过来的一万块钱,给我吃饭喝了水,还抽了一只不知道什么牌子的缅甸烟

我很内疚,如果我好好戒赌,不来缅甸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两个大学生家里想救,但是又拿不出钱来,每次打电话都说在想办法筹钱

林仔家里才打了两千过来,刀疤只是罚他蹲马步

俊杰家里早上才打了五千过来,本来都不会被折磨的,哪知道他家里在电话里面骂小弟,并且说不会打钱过来了

小弟一听火冒三丈,直接把俊杰吊起来用棍子打,而且还是吊在那个老哥死的位置,看起来心里就发毛

二十多天了,就今天早上打了五千,这里面被折磨最惨的就是俊杰了

每次进来的新人,他都是第一个打电话示范,然后被折磨,已经不成人样了

湖南老王家里态度比较好,说明天差不多就可以把剩下的钱打过来

这老哥待遇就不一样,吃饭抽烟喝水,刀疤还叫蹲马步的林仔给他按摩

啊强家接电话说房子一时半会卖不掉,小弟拿着棍子一顿暴打

听到他家里人在电话里哭,我自己都有点难过,害了自己不要紧,连最后要死也要拖累家里人

打完啊强,小弟让啊强去屎尿桶那里吃屎反省

我不明白啊强哪里来的勇气,伸手进去抓起来就放嘴里吃

一边吃一边呕吐的声音,搞得我立刻恶心反胃,刚才吃的东西都吐出来了一点点

那个小彬通过他的朋友转告他家里,家里接了电话说在到处借钱了,借到之后马上打过来

没收到钱,也还是被罚跪在地上吃朝天椒,看他吃起来就比我还要痛苦,毕竟他们那边的人不吃辣椒的

好几次吐了出来,一边不停地咳嗽,一边眼泪汪汪的流,小弟又叫他自己打自己耳光,吃完之后给了他一瓶尿解渴

刚刚折磨完我们几个,门口响起了汽车的刹车声,四个看单小弟押着一男一女进来了

其中一个看单的对刀疤说道

“刀疤,又来两个”

刀疤跟看单的打了招呼,吩咐小弟给他们两个戴上手铐脚镣

那个男的当场被吓得尿湿了裤子,看单的人站在那里哈哈大笑

女的多少还是有点姿色,三十多岁左右,是哪里的人不清楚

看到我们这些人的样子之后,她一下跪在地上

“我答应了,你们说什么我都答应”

刀疤走去过拉起这女的,淫笑地说道

“来来来,让俺先教你点修车的技术,如果你技术不好的话,你就留在这里学习好了再送你去酒店做事”

虽然从这女的表情和肢体动作来看,她是不愿意的,这种情况下任何人也只能听这些杂碎摆布玩弄

没几分钟就听到这女的在隔壁的惨叫声,不堪入耳

可能是马老二叫手下带她来见识下不答应的后果,因为女的有价值,就算掉单还不起了还可以卖身还钱

后面这女的被带回马老二那里了,估计她以后的命运跟我那个老乡一样,没个十年八年是回不了家的,也许一辈子也回不了…

小弟们都出去了,门一关,新来的老哥马上抱着头蹲在地上哭

这一哭,大家心里都不好过,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看他很难过,我爬过去安慰了这老哥几句,也学啊强讲了这里面的规矩

聊了一会,得知这老哥是四川人,我用西南官话跟他交流(云贵川方言基本相同),很快就熟了起来

45岁,名字我用化名老张代替吧,家里条件本来还算好的,开了几个鞋店,还有点存款

自从染上网赌以后,半年时间,输得一无所有,到处欠债

他说他是手机收到赌场邀请短信,说是无抵押借款,赢钱可以随时走,他自己打电话联系过来的(这赌博代理真的是无孔不入)

签了八万,两个小时内输了五万,被马老二手下抢了三万的筹码

天黑了,大家都没有穿衣服裤子,缅甸晚上的蚊子很多,一叮一个包,又痒有痛

可能啊强他们已经习惯了,又或者他们身上的污垢比较厚,蚊子叮不进去,只有我和新来的老张在不停地打蚊子

想着天黑了刀疤们不会来了,可以休息了,哪知道刀疤带着小弟进来了

可能逼单的人呆在山里没有什么娱乐的东西,觉得无聊,叫我们全部出去排队站好,他要点歌,唱的好的人晚上吃饭喝水

刀疤坐在院子中间抽着烟问道

“你们谁会唱“友情岁月”?”

林仔赶紧说他会唱,从林仔的样子就可以看出来他是多么的想吃饭喝水了

  消失的光阴散在风里

  仿佛想不起再面对

  流浪日子你在伴随

  有缘再聚

林仔唱了几句,立刻被刀疤喊停

“停停停,你他娘的会不会唱歌?还是广东人,小关公,你拿点润喉的东西给他开下嗓子”

小关公跑去拿了一把朝天椒来,林仔没得选择,马上拿起来就吃

这种吃辣椒你们也想象得到什么感觉,我也不仔细说了

如果你们想体验一下滋味,可以吃一把朝天椒试试

刀疤又问

“会唱”小苹果”的出来唱“

我们几个不敢说会,因为出去唱的不好的话,就要吃辣椒

一个个站在原地你看我我看你

刀疤不高兴了,说没有一个人会唱的话,今晚全部吊起来

我正要站出去唱,啊强抢先一步

只听见啊强断断续续的唱着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就像…天边最美…的云朵

风一吹过来,可以闻到啊强嘴里散发出来的屎臭味

当晚基本上每个人都唱了一两首,气氛尴尬又好笑

但是又笑不出来,刀疤和小弟把我们当畜生猴子一样的耍,变幻着花样拿我们几个取乐……

一直到很晚才放过我们,好在晚上每个人都得吃了一小半碗饭

每个人都吃到刀疤和小弟吃剩下的菜,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虽然是骨头,我听到小彬啃骨头的声音,看到他把骨头咽了下去

最恶心是我还吃到了烟头和卫生纸,还有黏黏糊糊的东西,可能是他们吐的口痰

我把上面一层扒掉,被小弟看到了,强迫我捡起来吃干净

也只能忍着恶心全部吃了,不吃的话,我不知道他们要怎样折磨我…

标签: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