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你好,欢迎访问!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手赚博客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5章 深山逼单

2020-10-09手赚博客手赚哥55°c
A+ A-

传记 丨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原创 丨  龙五兄弟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章 赌徒之家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章 家道中落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章 杀狗少年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5章 横店群演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9章 夜店笙歌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3章 再见横店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5章 疯狂打鱼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7章 以小博大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0章 久赌必输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3章 强行搏杀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4章 十赌九诈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7章 剁手戒赌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0章 久赌必输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3章 偷渡缅甸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5章 深山逼单 手赚博客

第二天早上,我迫不及待就去放单房找了马老二,拿到九万筹码

而我昨天晚上赢的五千他说先放这,打了再说

依然身边跟着两个看单的小弟,早上人不是很多

可能刚起来,我精神状态比较好,打到中午赢了6000多

这次看单的没有急着叫我去吃饭,因为我洗码他们可以赚钱,而且他们的目的是要我输

又继续打,中午开始进来玩的人多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下什么都输,尤其是经常碰到神补,要不就是9点8点秒杀,很快输得只剩下五万

看单小弟说我需要冷静冷静,收了剩下的五万筹码,说是吃饭再来

此时我一心就想把刚才输的赢回来,可是看单的不会给我机会

吃了饭之后,我内心开始不平静,感觉到危险离我越来越近,就假装说要去房间换件衣服在下来,看看有没有逃跑路线可以逃跑

马老二叫看单的跟我上去,我住的房间在三楼,窗户用不锈钢拦起来的,想跳下去必须拆了防盗窗,我也没有螺丝刀

而且还有十多米高,跳下去不死也会残废(之前有签单的老哥在没有输完之前,从楼上跳下去,有几个还成功逃跑了,有个还当场死亡,后面才加的防盗窗)

而且赌场里面到处是内保,还有看单小弟跟着,如果单说空手对付两个比我还要强壮的人,除了偷袭,我根本没有胜算去解决这两个看单的小弟

还能怎样,只能下去继续赌,希望运气好可以赢回来

回到赌场,压力越大,失误往往也跟着一样大,没多久输得只剩下20000筹码

看单小弟说今天不能玩了,带我去见马老二

只见马老二在那里喝茶,这次没有给我倒茶了,拿着紫砂壶在那里倒功夫茶的“蜻蜓点水”

马老二问看单小弟

“怎么样了?”

小弟把筹码给了马老二,说道:

“还剩这么点”

马老二接过筹码放在茶几上,喝了一小杯功夫茶,马上笑了起来对我说

“没事,下次赢回来”

我客气地问马老二

”为什么不给我玩,加昨天的五千,我还有两万五筹码”

马老二冷笑道

“你来的路费还有这里的吃住不要钱的?剩下的这些我暂时不能给你,你现在先打电话给你家里,叫他们打十万过来,把钱还了我再拿给你继续玩”

说完,马老二示意身旁的小弟拿我的手机给我打电话

拿着电话,我不知道该打给谁,因为十万对我现在来说已经是天文数字

家里不可能因为我赌替我还这十万赌债,而且家里也没这么多

通讯录翻了一遍,觉得可能会打钱给我的只有我兄弟

我兄弟在贵阳某大医院上班,他工作比较忙,平时大家也很少联系

知道我有赌博的毛病,也很少搭理我

拨通了我兄弟的号码,电话没人接,我给马老二说可能在手术室给病人动手术

马老二叫我打父母电话

拨通家里的座机,是我妈接的电话

一听到是我,我妈很冷淡的说

“你要说什么?快点说,我还要做生意”

我吞吞吐吐的,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我妈直接把电话挂了

我正要解释,让马老二给点时间

看单小弟抢了我手上的手机,马老二的脸色突然变得很不高兴

“兄弟,看来你是不吃点苦头是不行的啊!”

说完,马老二左手一挥,示意看单小弟带我出去

被两个看单的小弟押着我从后门走,跟刑场处决犯人时那种样子差不多,我慌了,心想他们该不会要杀我吧?

出了赌场后门,押着我进了一辆灰色的皮卡,立马被看单小弟带上手铐,用黑布蒙上眼睛

我害怕了,不知道他们要带我去哪里,本能反应在车里挣扎着大叫救命,希望有人听到会帮助我

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两个看单小弟也扭不过我

突然,我被右边的小弟狠狠的打了一拳在肚子上

“给老子闭嘴,在乱叫对你不客气!”

疼的我喘不过气,捂着肚子休息了一会,稍微好过点

我知道现在已经是菜板上的肉了,只能任他们宰割

路上一路颠簸,我试图睁开眼睛,想看看要送我去哪里,但是没用,黑布栓的很紧

也不知道他们要送我去哪,接下来要对我做什么,只是感觉车子在爬坡,弯来弯去的

没多久,车停下了,小弟给我解开黑布,凶狠的叫道

“给我下来”

我来不及睁开眼睛,就被左边小弟直接从车里把我拉了出来,摔了个狗吃屎

刚爬起来,又被后面的小弟蹬了一脚

我用余光大概看了下,这里是大山的中间,有两座用树木和竹子盖的房子,房子周围全是树

视线范围不足50米,反正看到的全是密密麻麻的树

被看单小弟带进小的那间房子,门口还有两个缅甸兵拿着AK坐在门口抽烟

进去立马闻道一股屎尿味,熏得我差点吐了,里面有6个只穿着内裤的人蹲在木屋的角落

看到看单的进来,有几个在那里不停地发抖起来,个个面黄肌瘦,全身脏兮兮的

有两个直接瘦成了皮包骨,全部都戴着手铐,脚也被那种栓狗的铁链用挂锁锁上

一进来就让我感觉到恐慌、害怕

有个老哥被折磨的不行,被吊在房子中间的房梁上,我以为他死了

看单小弟过去直接给这老哥肚子一拳,老哥被打醒了

“不……不要打我,我马上……打电话给家里……拿钱”

看单小弟用手指着老哥

“明天要是你家里再没有钱打过来,你就等死吧!”

看着这些房间里面的人,我立刻明白了,跟我一样,都是签单的

“自己把衣服裤子鞋子脱了,不要让我给你动手”

我知道这时候反抗没有用的,脱了衣服蹲在墙角的一边

心里很绝望,很后悔不该来缅甸签单

如果好好打工做事的话,两三年就可以还清

就算坐牢也比这里好千万倍…

一个小弟从外面拿来铁链,把我的双脚锁上

看单的跟逼单的人说了几句,交接之后,坐上车回去了

没一会,进来四个逼单的小弟,为首的带头大哥叫刀疤,长像凶狠,满脸长的坑坑洼洼,是个狠角色

他自己说他以前在少林寺跟释小龙是师兄弟,释小龙小时候还被他打过

后面得知戒赌吧的吧主鱼夫,掉单之后,被刀疤逼过单

是刀疤自己给我们说的,具体是真是假,不得而知

标签: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