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你好,欢迎访问!登录
当前位置:首页 - 手赚博客 - 正文 君子好学,自强不息!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章 暴揍黄毛

2020-09-28手赚博客手赚哥20°c
A+ A-

传记 丨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原创 丨  龙五兄弟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1章 赌徒之家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2章 家道中落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3章 杀狗少年 手赚博客 赌狗回忆录之缅甸签单 第4章 暴揍黄毛 手赚博客

善恶到头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可能是我杀狗太多了吧!报应在我身上了,这也是我后来一直赌博,一直戒不掉,做生意一直失败的原因吧!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好像有些事早就注定了的,半点不由人!

我一直在重庆呆到1998年,杀了两年的狗,至少有3000条左右吧

在这里我向那些死在我刀下的狗,说声对不起,当年我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有天我正在狗圈外面给狗动手术(剔狗骨),叔伯拿着他的那部爱立信手机跑了过来

“阿坤,你妈从云南打电话过来了!”

我激动的放下手里的圆月弯刀,接过手机,连手里的狗血也没有顾得上擦干净

“喂~是啊坤吗?我是妈妈,喂~

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母亲的声音了,此时我不知道说什么,心里一酸,哭了起来

“喂,坤儿,我是妈妈,是坤儿吗?”

过了半分钟,我才喊了一声“妈~”

跟母亲通完电话后,我心里很矛盾,我当时很恨母亲离开我和弟弟去云南,因为她已经在云南结了婚,现在她又要我和弟弟去云南跟她生活

我也不知道要不要去,一直说了半个小时,母亲说回老家接我,叫我赶紧回老家

母爱大过天,谁都不想失去母亲的关爱

第二天,我收拾了衣服,叔伯给我结了工资买好火车票,晚上我坐上了回贵州的火车

母亲从云南带了钱,还了当年的欠款,在那个破房子里等我

回到家里,看见母亲和父亲各自坐在一边不说话,母亲见我回来,起身说了句,“回来了”

可能是很久没有见面,大家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话,不知道说什么,我也只叫了一声“妈”

家里的气氛很尴尬,原本以前一家人有说有笑的,现在,反而不知道说什么

还好弟弟放学回来了,看到母亲回来就扑了上去,两母子说个不停,打破了屋里的尴尬氛围

母亲这次来的目的是要把我和弟弟接去云南生活,可父亲死活不同意

最后他们吵了两天,得出结果,我跟我母亲去云南,我弟弟跟我父亲在贵州

我就是个烫手的山芋,要父亲选择的话,他只能放弃我,因为我从小就不听话,不学无术,难以管教

时光飞逝,一转眼我已经16岁了

跟母亲来到云南建水县城,去了她在县城的家,那个中医后父早已做好饭菜在门口等我们

母亲拉着我,示意让我叫人,“这个是大爹”(西南方言,伯伯的意思)

后父中等身材,皮肤黝黑,穿一套中山装,看起来斯斯文文,很像伟大的毛爷爷

见我没有叫他的意思,上前接过我手里的行李

“来来来,进来再说,只个是大的那个?叫坤儿吧?一表人才嘛!”

母亲尴尬的说道:“是的,这孩子从小不怎么爱说话,以后你多包容他点”

在这个家里没呆几天就出事了

一天,我吃饱喝足了就去县城游戏室打“97拳皇”

跟一个菜鸟pk玩的正爽,我八神一挑三完胜

这时一个跟我差不多年纪的黄毛老表,在我旁边拍了一下我肩肩膀?

“弟兄,你给晓得在这里玩要交保护费的?”

我按着游戏机上的按键说道:“交哪样保护费?”

黄毛老表见我不明白,听我口音不是当地人,抬手大拇指往身后一指

“这游戏厅是我罩的,后面那几个是我兄弟,聪明的话速度拿五十块钱来我们弟兄去买包烟来抽”

我一看,差点笑出来,三个人又黑又瘦的少年正在看着我

我丢给黄毛一块钱,有点像给要饭的动作,然后没有说什么,继续玩自己的

意思让他拿钱赶紧滚

这个举动惹怒了黄毛老表,抬手扇了一下我的头

卧槽,老子当年也是收保护费的,岂能让你几个收我保护费?

强忍着心中的怒火,笑了笑,我从长凳子起来

“好,我拿给你,”

黄毛以为得逞,把头转后面去,给他兄弟示意他有多牛逼

趁黄毛转过去的时候,我狠狠的朝黄毛面门来了一摆拳,黄毛被我这一拳打得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我拿起游戏室里的长凳子直接给他肩膀砸了下去

只听见黄毛趴在地上喊“快点出去叫人进来砍他”

那三个少年可能也没见过这种场面,不知道他们是害怕还是真的出去叫人,全部跑出去了

我也怕他们真的出去叫人,朝黄毛脑袋踢了一脚

“叫你麻痹,给老子收保护费,卧槽”

我赶紧跑出游戏室,看到不远处七八个人正拿着钢管朝我冲过来

虽然我以前在老家也打过架,但是拿刀砍人我还真没有砍过,大多数都是威胁,毕竟镇上都是熟人,不可能做的太绝

当时我也害怕,拔腿就往旁边巷子里跑,不敢回头,只听到后面喊着:“给我站住,抓住砍死你~”

老表一直追了我两条街,也是好不容易摆脱他们回到家里

那几天我一直不敢出门,生怕遇到他们,母亲见我整天不出门,问我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说没事!

又过了几天,我呆不住了,游戏瘾来了,又想去“打拳皇97”,就去了远处另外一个游戏室

还没进去,就看到被我打的那个黄毛和另外几个人老表在游戏室门口蹲着抽烟

其中有个老表认出了我,我只好赶紧跑回家里,天天呆在家,不敢出门

后父五十岁,比我母亲大十岁,玉溪人,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都已经成家

认识我妈以后,跟他老婆离了婚,连玉溪中医院的工作也不要了,直接买断工龄提前退休拿补偿金,把他所有的钱全部给了我母亲保管,从来不过问钱的事

跟我母亲在县城结婚安了家,平时就躲在家里给人看病,医好了一些人后,渐渐很多人慕名而来找他看病……

见我整天看VCD碟片,荒废度日,无所事事,就问我想不想学中医

当时我很想学,看到那些病人很尊敬他,每次来看病的人都称赞他医术好,赚的钱也多

我赶紧答应了……

然而这并没有卵用!

只是我一时幼稚的想法而已……

标签:
  用户登录